您的位置:首页  »  【为什么我身边都是奇奇怪怪的女生】(38-42)【作者:2473530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八章

  因为时间已经慢慢变晚的原因,在挣脱了缚灵阵之后,三人也没有继续在山上呆下去,而是下山准备离开,在这过程之中,崎人不无恶意的在心中想到真莱会这么爽快的离开,绝对是因为在遥江手中吃了苦头的原因。

  在来到之前的公交站牌等到第一辆公交车到来之后,崎人才发现原本提着背包没有了踪影,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是之前挣脱束缚的时候掉落在山上,之后被有子的事情一打岔,一时之间忘记将书包重新拿回来。

  想到这里,崎人只能对着已经上车的两人说道:「真莱前辈,香川,你们先回去吧,我先去山上拿一下书包,等下一班车再回去。」

  「小崎崎,现在时间不晚了,记得早点回去,不要在外面逗留太久了哦~ 」
  「我是小学生吗?!」在吐槽了一句之后,崎人也和两人挥手道别,看着公交车远去之后,他才小跑回山上,将掉落在地上的书包捡起来,拍去上面的灰尘。
  做完这一切之后,在再次准备离开山上之前,崎人不由的往这个废弃的青山神社的主殿多看了一眼,结合之前所得到的情报,可以明白相叶遥江似乎真的在来到这座城市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不过说这表明着一名女生单独住在郊外山上废弃神社的事实,崎人心中倒是没有对对方太过于担心,毕竟光是在山上就设置闲人驱散的结界,普通人基本上无法踏入到此处。另外,如果是妖魔鬼怪的到来的话,既然对方是一名灵力比真莱更加强大的灵能者,首先应该更加担心的是自己身上才对,毕竟现在的自己才是最危险,即会吸引妖魔鬼怪,自己又没有相应的能力,真的遇到什么厉害一点的妖怪,自己或许就真的糟糕了。

  摇了摇脑袋,崎人也没有再去多注意那边的情况,重新踏着步伐,向着山下走去,这边的郊外自己可是很少有来过,也不知道最后一班车会在什么时候,自己还是趁早下山为秒。

  下山的过程之中,崎人抬着脑袋看向远处的天空,现在已经到了黄昏时分,夕阳西沉,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红色,美丽的晚霞,透露着别样的风采。轻轻叹了一口气,崎人不得不感叹自己也算是经历了不少的事情,知道了更多关于灵能界的事情,像是房屋的防护以及结界的存在,不过一看到自己身上制服还残留着一些灰尘,他对真莱就不由一阵来气,如果不是对方的话,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一副惨兮兮的状况,还差点面临自己的欧金金肖像权被侵犯。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在得知了真莱能力的孱弱之后,他对自己未来的希望可是越发的感到渺茫起来。
  重新来到车站牌附近,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空已经变得越发通红起来,看着这样的景象,崎人倒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文学作品之中常常会提到的逢魔时,在黄昏17点到19点这段时间之中,鬼怪最容易出现的时刻。虽然说以前自己看到这里的时候,都不会特别在意,反而会嗤之以鼻,但是在现在得知了鬼怪真实存在这一点之后,他的内心之中还是稍微有些在意起来,所谓的逢魔时真的有鬼怪会出现吗?

  「应该不会吧,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会发生呢~ 」想到这里,崎人也觉得自己有些多想,如同自言自语一般摇头苦笑着说道,自己真的过于疑神疑鬼也说不定。
  「咕——」在他的想法刚刚结束,一阵响亮的轰鸣声就从不远处传来,这让崎人的心中一跳,本能的涌现出不妙的情绪,连忙将自己的目光顺着声音移动过去。

  只见在远处,有人驾驶着一辆高大的重金属组成的机车向着这边疾驰而来,对方身上披着一件长长的黑色风衣,上面悬挂着金属挂件和这种明显的衣服款式,都能表明着对方暴走族的身份。

  只是崎人在看到对方的模样之后,脸色却不由一变,可以说瞬间变得苍白起来,这倒并不是因为对方作为暴走族的身份让他害怕,之所以让他产生恐惧的是因为对方在脖子以上的位置处于完全空荡荡的状态,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对方,那无疑就是无头骑士。

  对方和崎人之间的距离也在机车高速疾驰的速度下迅速的缩短,等到崎人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基本上要靠近到公交车站牌附近,而在这同时对方的右手也举了起来,这时候的崎人才发现对方除却左手用来握着机车的把手以外,右手还拿着一根长长的金属链条,在机车的灯光下泛着银色诡异的光泽。

  作为身体本能的求生欲望,崎人的身体如同分泌出大量的肾上腺素,在这关键时刻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和速度,从公交车站牌的候车亭之中冲了出去。
  「嘭」在他的身体刚离开候车亭,一声响亮刺耳的声音就从他的身后传来,银色的铁链重重的打击到原先他所站着位置上面,由塑料组成候车亭上的遮雨棚瞬间被击打的粉碎,无数的碎片向四周溅射出来。

  而崎人根本不敢看自己身后状况一眼,跌跌撞撞的开始跑动起来,就算是他再笨,他也能明白这应该是属于妖怪的一种,现在他所能做的也只有拼劲全力从这危险的状况之中逃离出去,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在那时候立出flag啊!
  一发攻击没有攻击到手,对方将手中的手链从候车亭的废墟之中重新拔了出来,同时扭动着机车的把手,在一阵刺耳的轰鸣声之中,向着崎人逃跑的方向继续追了过来。

  不停跑动着崎人,除了那不断传来的刺耳的机车轰鸣声之外,还能听到对方那嘶哑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之中:「我的脑袋……我的脑袋……」

  「我才不知道你的脑袋在哪里?!还是说你只是单纯嫉妒我有脑袋!另外,没有脑袋你到底是怎么说话的啊!」下意识的对对方的话语进行吐槽,崎人的脚步没有停止下来,反而如同爆发自己的潜能一般,用着平生最快的速度,向着之前的青山神社跑去。

  光是从之前身后的暴击声,崎人就能够明白,一旦自己停止下来,面对自己的绝对是最糟糕直接威胁到自己生命的状况,所以内心之中作为本能的求生欲,让他选择了这个地方。毕竟不管怎么说在山上可是有着遥江这位灵力远比真莱强大的灵能者的存在,而且通过神社由石头组成的台阶,大概也能够阻挡住对方的机车吧。

  只是在他冲上台阶之后,身后的机车声不仅没有停止,反而越发的接近,这让崎人不由下意识的回过脑袋,看向自己的身后。

  此时在他的身后驾驶着机车的无头不良,正控制着这辆高大的机车,毫无阻碍的沿着台阶向上驶来,原本在崎人脑海之中作为阻挡对方作用的台阶,对于对方连一点拖延时间的作用都无法起到,反而因为自己要踏着台阶奔跑的吃力感先一步拖垮了自己,让对方与自己之间的距离越发的缩进起来。

  「啊」因为越发靠近的声音和无头骑士的模样所造成的恐慌感,让崎人一时之间慌了神,脚步乱了套,整个人瞬间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倒在台阶上面,石质台阶对身体的冲击感立即让一阵强烈的疼痛感在身体表明扩散开来。

  只是现在的崎人没有时间去顾及自己身体的感觉,抬起脑袋,惊恐的看着机车越发的靠近自己,对方右手握着的铁链再次举起,重重的向着摔倒在地一时之间无法爬起的崎人甩去。那呼啸而来的风声以及越发清晰可见的机车模样,都让崎人绝望的闭上了双眼,自己难道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吗……又是这样的情况吗……

  「轰」剧烈的响声在山道上扩散开来,崎人原本想象之中的痛苦却没有到来,有着的是环绕在耳边的呼啸的风声,身体反而有种轻飘飘的感觉,这让他不由带着疑惑的神色,重新将自己的目光睁开,只不过映入在自己眼中的反而是悬挂在半空中的场景。

  「啊……」下意识的为自己的处境发出惊呼声,但是很快的崎人的耳边就传来了一阵淡漠的声音:「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不要乱动。」

  听到这个话语,崎人才停止下自己慌张的举动,将目光向旁边看去,而遥江那看起来漂亮又显得冰冷的脸蛋一下子映入到他的眼中,如此靠近的距离让作为男生的他脸色微微发烫起来。

  这时候的崎人才注意到,现在的自己正被遥江用着公主抱的姿势,站在台阶旁边大树的树干上,而台阶之上的机车轰鸣声依旧不断的映入到自己耳朵之中。
               第三十九章

  现在的崎人自然能够明白自己是被遥江救了一命,原本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下来,带着感激的语气道谢道:「相叶同学,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相对于崎人感谢的话语,遥江显得冷淡许多,粉唇轻启,一脸淡漠的说道:「只是顺手而为,如果有人死在自家门口的话,想必有很多的麻烦产生。真亏身为灵虐体质的你,在逢魔时还在外面随便乱晃荡。」

  喂喂,你真的不是一个腹黑吗?!崎人暗自在心中吐槽道,同时对遥江的话语回答道:「那个,我只是不小心将书包遗留在山上,一来一回浪费了点时间,正准备回家时候,就遇到了这种事情,而且我的灵介体质……咦,等等,相叶同学你刚才说我是什么灵虐体质?!」

  崎人那惊讶的话语,让一直波澜不惊的遥江不由的将目光在他身上多看了几下,在确认对方并不像是在撒谎之后,才如同感叹一般的说道:「难道之前那位自称为巫女的灵能者没有和你讲解过这方面的事情吗?灵介体质指的是天生具有灵能并且有可能成为灵能者这一类人,只不过因为正好处于普通人和灵能者之间,所以被称为灵介者。而你的灵虐体质则是因为没有任何的进攻性,所以会吸引到绝大多数的妖魔鬼怪的主动攻击,强大的灵力对于你自身就如同毒药的存在,所以被称为灵虐体质。」

  「啊咧……好奇怪,明明真莱前辈关于灵介者的介绍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我会是灵虐者……好奇怪好奇怪……相叶同学你不会在骗我吧……」原本就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在听到这意想之外的事实之后,崎人还是忍不住的陷入到一片混乱起来,摇晃着脑袋,双眼迷茫的看着遥江说道。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现在把你扔下去,这样就可以验证我的说法是否正确。」遥江面无表情回答着他的问题,如同诉说着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感觉对方完全没有跟自己开玩笑,一脸认真的模样,在看着下面被无头骑士给击打的一片破损的石阶,崎人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慌张的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相信你的话了,我只是没想到真莱前辈会欺骗我,没有对我说实话。」在一边这么说着,崎人心中也不由暗自的想到,明天自己去学校绝对要好好的向真莱问清楚情况,这次不管怎么说,自己可不会那么简单就原谅对方啊!现在的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当初要求对方说出称呼自己的名词的时候,会显得那么犹豫和踌躇,这分明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啊!

  尽量让自己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崎人重新将目光落到大树下,正骑着机车绕着底下不停转圈的无头骑士,虽然说对方现在的行为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是之前留下破坏的痕迹可是让人完全笑不起来,尤其是想起之前差点落到自己身上铁链所形成的风声,他的心中就不由一阵后怕。所以现在的他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相叶同学,对方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为什么会突然袭击我?」

  「从对方的模样上可以推断,比起妖魔鬼怪这种说法,都市传说这个词语更适合形容对方。」对于崎人的问题,虽然遥江依旧非常冷淡的模样,但是还是开口为崎人解答起疑惑。

  「咦,都市传说?」崎人下意识的将这个词语重新念叨了一遍,作为一名现代的高中生,这个词语可以说一点不陌生,都市传说指代的是在都市之间广为流传的故事,其故事大多是根据真实的案例改编,不过更多的都是虚假人为编造的故事,这一类对于处于青春期对于万事万物都保持着特别的好奇心的学生们可以说是恰到好处的存在,大多数的学生都或多或少的参与过关于城市之中相关的都市传说之间的交谈,像裂口女、厕所的花子、玛丽电话等等,这一类都属于议论最多的传说。

  只不过就算是如此,崎人看向还在台阶上来回徘徊的无头骑士,眼中还带着疑惑的神色,似乎是在思考着对方究竟是属于哪一类传说,至于对方话语的真实性,到了现在这一地步,崎人自然不会产生什么怀疑。

  遥江如同看出了他眼中的疑惑,淡淡的开口说道:「对方所属的都市传说,是被称为无头骑手的存在,借由人们的恐惧而形成的特殊个体。不过这一类传说流传性必须借由特定的真实案例才能引发,所以对方的力量并不是非常强大,对方所造成的伤害更多的是借助机车行驶所带来的惯性力量。而且对方也因为都市传说的特殊性,所以限制也比较大,如果之前你并不是沿着台阶往山上跑,而是选择往台阶两边树林里跑去的话,对方也无法靠近你。因为无头骑手,只会沿着道路行驶,像是台阶因为具有路的概念,所以对方才能够毫无阻碍的行驶过来,相反两边的树林不具备任何路的概念,所以对方现在也只能不断的在台阶上徘徊,不能够顺着树干驶上来。」

  不不不,不管什么意义上来说,树干不是能够让机车可以行驶的地方吧,那样作为万有引力之父的牛顿可是要哭的。

  不过崎人其实也明白在妖怪之中,现实之中很多的科学道理根本不能够如同往常的适用,所以现在的他还是非常明智的保持着沉默,没有出口反驳对方的话语。

  在崎人以为对方现在拿自己毫无办法的时候,无头骑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办法,在后退了一段距离之后,再次猛地向着他们所在那根大树冲了过来,同时挥动着手中的铁链直直的击打到树干之上。

  「嘭」剧烈的响声在两者相撞之后发了出来,那颗树木也在铁链的冲击下整个被拦腰截断,而原本站在树干上的遥江,依旧保持着将崎人公主抱的姿势,整个人腾空而起,在崎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踩踏着另外几颗树木的树干,平稳的落到了和原先所在位置拉开了一大段剧烈的山坡上。

  「啊……为什么突然就放开我啊?!」本来还准备现在情况进行感叹的时候,崎人突然感到自己整个人往下落去,然后屁股重重的摔在地面上。虽然说因为高度的原因,倒是没有多大的痛感,但是他还是想要开口抱怨一下。

  「因为一直抱着你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个累赘。虽然说时间拖延到逢魔时之后,这类传说性较低的存在自然会消失,但是这里可是作为我暂时居所的存在,我可无法继续忍耐下去别人对自家门口所进行的肆意破坏。」冰冷的语气再次从遥江的嘴中传了出来,现在的她将原本别在腰间的武士刀取了出来,在向着崎人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之后,就不给他回答的机会,一个人迅速的向前冲了过去。
  「小……」下意识的想要说出小心的话语,但是想起对方可是比真莱前辈要强大许多的灵能者,崎人还是不由的将到嘴边的话语缩了回去,自己从刚才开始确实一直没有派上什么用场,可以说是非常丢脸的完全靠着对方才保住了性命,现在的自己可是没有什么资格去说这一类的话语。

  不过他的目光还是不由的向着遥江的身影追逐而去,一方面对于与真莱所不同的灵能者到底是如同战斗的,另一方面则是多多少少抱着如果自己能帮上忙的想法,毕竟作为一名男生,一直靠着别人的救援才活下去的事情,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某种意义来说这也是大男子主义最好的表现吧。

  相比起之前被对方公主抱的姿势,现在在对方的后方,崎人倒是能够更加清楚的看到遥江刚才究竟是如何作出如同杂耍一般常人所做不到的行为。在他的视线范围之中,他清晰的看出对方在奔跑过程,脚底会被一层淡淡的白色的灵力所包裹住,也因此每一次踩动脚步,整个人就像是火箭一般的向前窜动,而在奔跑的同时,她左手握住刀鞘,右手则是按在刀的刀柄上方。

  因为遥江的靠近,无头骑手似乎也将目标完全锁定在对方的身上,掉转机车头,向着遥江快速的疾驰而来,同时右手也再次挥动而起,仿佛要将铁链彻底的击打在对方的身上。

  在两人即将相互触碰的时候,崎人只感觉一阵银白色耀眼的光泽闪现而出,让他下意识的闭了下双眼,在再次睁开之后,遥江和无头骑手两人彻底的调换了之前的位置,而无头骑手的身体也完全僵硬在原地。直到遥江将手中的武士刀重新插回到刀鞘之后,对方的身形开始剧烈的扭曲起来,直到彻底的化作点点荧光消散在空气之中。

               第四十章

  如果说不是在台阶上还残留着破损的痕迹,如果不是还有颗大树被击断在地,崎人说不定会以为这只是自己的一场梦境,只不过骑手会消失,但是这些已经造成的破损可是不会修复,这无疑向崎人鲜明着证明着刚才事情真实发生的痕迹。
  只是因为太过震撼,或者说相比起当初真莱除去地缚灵的场景要震撼多的场景,让崎人一直呆呆的看着现场,张大了嘴巴,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作为被崎人愣愣看着的对象的遥江,在将武士刀收回到腰间之后,扭过脑袋看了一眼蹲坐在原地满脸惊讶之色的崎人,没有多说什么话语,便重新向着山上走去,似乎是准备回到山上自己的住所。

  在对方从自己的视线之中开始移动之后,崎人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慌张的从原地站起身来,一边向着对方跑去,一边向着对方跑去:「相叶同学,请等一下!」

  听到了崎人的话语,遥江倒是没有继续走下去,而是停下了自己开始迈动的脚步,再次扭过脑袋,看着向自己跑来的崎人,就如同第一次见面那时候一样冷淡的开口说道:「还有什么事情吗?危险已经暂时消除,在这个灵力浓度并不是太大的城市之中,我想暂时应该不会有任何的危险靠近你。」

  「那可真是太好了。」崎人松了一口气,随后飞快的摇晃了脑袋,开口说道,「不对不对,虽然这件事情的确是非常让人高兴,但是我现在想问的事情是,相叶同学你能不能加入我们的灵异调查部之中?!」

  「为什么?」似乎有些讶异崎人所提出的邀请,遥江轻启红唇,带着疑惑的语气开口问道。

  「因为……相叶同学你在学校里面一直都是一个人吧,没有加入任何的社团。因为刚加入灵能者的世界,对于这其中的规矩我不是很懂,但是我能够明白,能够看到和普通人完全不同景象的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和别人之间有着无形的隔阂一般。而我们灵异调查部里面有着的都是对于这一类熟悉和了解的成员在,我想我们一定能够成为伙伴,能够尽情述说着平时所不能说出口关于灵异现象,关于妖魔鬼怪的秘密!」崎人带着认真和严肃的表情大声又激动的对着眼前的遥江说道。

  当然,对于崎人自己而言,说了那么多的废话,他想要遥江加入到自己部门真实目的那就是……经过下午这一连串事情,他可是非常明白了关于真莱前辈的没用和不靠谱!跟在对方的身边自己什么时候出事情也不知道啊!如果有遥江这种能够轻松的将之前无头骑手的都市传说消灭的灵能者在的话,自己人身安全绝对能够得到非常大的保障!再加上对方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少女,即使是性格比较冰冷,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想都是非常的划算啊!

  遥江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就回复了平静的色彩,冰冷带着抗拒意味的说道:「我说过了,靠近我的人都会变得非常的不幸,所以你最好不要和我扯上什么关系,而我也不会加入你们的部门之中。」

  遥江的话语让崎人沉默了一下,对方在之前真莱前辈还在的时候就对他们说过了,自己会带来不幸这件事情,现在仔细想想对方在学校里掩饰自己的存在感,不和任何人亲近,不和任何人搭上关系,无疑都是因为这个理由存在。但这也让崎人更加疑惑起来,对方为什么会说自己会给别人带来不幸。

  「为……」因为是这样的想法,崎人也下意识的想要问出这样的问题,但是在嘴唇刚刚张开,话语还没有从嘴中流露出的时候,他看到了眼前遥江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之中暗淡色彩之下所充斥着悲伤的神色,让他不由的将这个问题吞咽回嘴中。他并不笨,对方的态度以及现在的悲伤,都证明着这不是自己这个第一次和对方见面的陌生人所能询问的问题,而且在这样的情绪之下,原本心中还打着为自己安全着想的小算盘的崎人,也放弃了这自私自利的念头,轻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相叶同学,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我可是被你称为灵虐体质的存在,对于这样的体质,我想你应该比我自身更加熟悉吧。我想这样的我也应该能够被形容成不幸,光是之前的无头骑手的事件,我想就能够明白我的存在也同样会给周围的人带来不幸吧。所以,我们应该是类似的人,这样的我应该完全可以和相叶同学你成为朋友!」

  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说出什么,但是很快的遥江轻轻摇了摇脑袋,脸色不变的说道:「你可真是奇怪的家伙。不过我所带来的不幸可是要比你更加厉害的多,所以请不要再继续接近我了。」

  说完这番话之后,遥江像是不想再和崎人有所牵扯一般,重新向着山上的青山神社走去。

  「黑川崎人!」

  对方突然喊出一个自己所陌生的名字,让遥江再次停下了脚步,而崎人的话语也继续说了下去,「黑川崎人,就是我的名字。因为之前通过调查,所以我们知道了相叶同学的名字,而你也应该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想这也算是一种不公平的事情,也当做是被你拯救后的报酬吧。因为我不是普通人,所以就算是在学校里面也能够注意到相叶同学你的存在,就算是我们不能够成为朋友,至少让我们能够相遇之后也能互相称呼对方的称呼。」

  「拿自己的名字作为报酬……真的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家伙……」对于崎人的话语,遥江只是再次开口回答道,只不过因为背对着崎人的原因,所以他看不到对方现在脸上的表情是怎么样,而对方也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再也没有停下脚步,直到整个人消失在山上的神殿之中。

  「呼……至少是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了……」崎人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对方的反应对于他来说还是非常的打击,果然从某种意义上,自己还是非常没有女人缘,如果是自己那三个帅哥好友出马的话,只要说出邀请的话语,想必结果都完全不一样了吧。

  不过……崎人摇了摇脑袋,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至少现在的他可以明白相叶遥江她还是一个性格善良的女生,因为害怕给人带来不幸,所以主动和别人拉开距离,就像是刚才自己遇到了危险,她还是会过来拯救自己,即使是嘴中所说的理由完全不一样。

  「难道说这也是一种隐藏的傲娇属性吗?」崎人托着自己的下巴,暗自想到,在他的脑海之中不由幻想出了遥江红着脸傲娇的模样:「人家才不是想要救你呢!哼~ 」

  「咳咳……」轻轻咳嗽了几声,崎人还是将自己脑海之中的幻想抛却到脑后,对方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再这么想可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不过在他来到下面的站牌处,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候车亭,挠了挠脑袋,脸上露出了一阵苦笑,这样的废墟实在是太明显了,相比起当初普通人看不见的地缚灵,这次无头骑手所造成的破坏可是严重很多,而且最严重的问题是……崎人看着掉到地上的车站牌,看着上方显示的公交车最后一班时间可是在六点,而现在遭遇到无头骑手的袭击,现在的时间无疑已经指向了六点半这个时间段,也就是说自己已经错过了最后一班车……

  「咦!那我到底怎么从这个荒郊野外回去啊!」崎人顿时抱着脑袋,痛苦的蹲到了地上。

  最后,崎人还是果断选择了报警这个方法,就说是自己在郊外被暴走族的人袭击,反而附近没有摄像头,没有将刚才场景拍摄下来,而且换个方面来说,他也的确没有说谎,虽然无头骑手属于都市传说的范畴,可是对方那穿着以及机车的类型,活脱脱就是暴走族的打扮啊!

  虽然浪费了点时间去警局做了笔录,但是起码获得了专车接送的机会,不用在一辆车子都没有野外继续呆下去。他也不担心警察会发现住在山上的遥江,毕竟那里设置着闲人驱散的结界,而且如果警察之中真的有灵能者存在的话,反而事情更好说明一点。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这群警察真的只是一群普通人,不过秉着能少一事就绝对不多一事的原则,崎人对于实际发生的情况还是隐藏在心中,只说对方看自己逃进树林之后就没有继续追自己逃走了,看来最近城市之中警方会加大对暴走族的打击力道吧。

  带着这样不负责任的想法,崎人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在刚刚打开房门之后,他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情,而这也让完全的愣在了原地。那就是自己完全将今天跟踪的主要目的忘记了!究竟是不是遥江对自己下的诅咒啊!

               第四十一章

  在知道自己绝对来不及回家做饭之后,崎人在之前就通过手机邮件的形式将信息发给了自己的妹妹绘乃,只是在现在踏入起居室,看到坐在沙发上正一脸无聊的吃着零食看着电视的对方,他扫视了一下旁边空荡荡的饭桌,用着疑惑的语气说道:「绘乃,晚饭呢?」

  原本看到不看崎人一眼的绘乃,在崎人这样的问题下,总算是回过脑袋,将目光看向他,只不过眼神之中充斥着不耐烦的神色,随后开口说道:「我已经自己做了咖喱吃好了。」

  「我的意思是我那一份晚饭呢?」

  「对于经常在外面鬼混不回家的人,有必要留晚饭吗?变态大哥,如果你真的觉得饿的话,我想附近的便利店应该有狗粮出售。」

  崎人顿时感觉到一阵风中凌乱:「喂喂,绘乃,你这是把我当做狗来看吗?!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哥哥啊!怎么能够这么对我!」

  「变态大哥给我离远一点!」只是对于崎人的话语,绘乃依旧是没好气的说道,并且就像是要把崎人当做空气一般,重新转过脑袋看向电视。

  「绘乃你真的是太绝情了!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叛逆期吗?!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一直缠在我身边嚷着长大后要嫁给我。」崎人不由一阵心痛的捶胸说道。
  这回崎人的话语无疑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绘乃原本冷静的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就像是被猜到了尾巴的猫咪一般,指着他语气慌乱的说道:「变态大哥你在说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小时候人们都是分不清善恶,所以总会容易被变态欺骗吗!」

  「不要总是一直变态变态叫着,我都说了好几次那是误会了!」崎人头痛的说道,一直被家庭成员当做是变态称呼,现在的高中生之中也没有多少人吧,尤其是自己真的是无辜的。不过在看到现在绘乃红着脸的模样,他莫名的想到了什么,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哦,我明白了,绘乃酱你一定是现在非常流行的傲娇属性!表明上说非常讨厌我,其实内心之中喜欢的我不得了吧!真是的,哥哥我可是不萌傲娇属性,绘乃你应该坦率的说出深爱我的话就行了,哥哥我会一概全部接受的!」

  「变态大哥!如果你再这么性骚扰下去的话,我可是会直接打电话给爸妈,说变态大哥你一直想要对我出手!」因为崎人的话语,绘乃的脸色无疑变得更加通红起来,虽然说对方和舞衣都会露出羞怒的表情,不过身为崎人的妹妹,她还是知道崎人所害怕的几个弱点。

  也因此看到绘乃拿出手机,真的要生气的时候,崎人只好连连摆手说道:「绘乃你真的是不坦率的,但是作为一名大方的哥哥我还是会体谅你的,还有今天有些累所以我先去楼上休息一下再吃点夜宵算了。」

  看着崎人的背影像是逃跑一样消失在楼道口之后,原本被羞怒的表情充斥着脸蛋的绘乃,脸上的红晕慢慢淡去,像是发泄一般,轻轻敲了一下旁边的沙发,低声的说道:「变态……笨蛋……」

  回到楼上之后,崎人随手将背包扔到床铺上,然后如同日常一般的将敞开的窗户关上。经历了下午一连串危险的事情之后,现在的崎人确实有些疲惫了,对于食欲方面反而没有那么在意。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在床铺上小小的休息一下,而是率先的做到了书桌前,将好几天没用过的笔记本电脑打开,随后打开雅虎的搜索界面,略一沉思,便输入了无头骑手的检索信息。因为下午袭击自己的都市传说,可是让崎人非常的在意,而且这还关乎到自己的安危,比起异常不靠谱的真莱,还不如自己查找一下相关的信息。

  不过只是无头骑手这个词语,首先映入眼帘的基本上相关动画的信息和情报,这让他在挠了挠脑袋之后,继续在无头骑手的词汇后面继续输入都市传说一词后再进行检索。

  这一回出来的不再是那些自己不需要的情报,而是真的和都市传说有关的情报。所以他也开始一条一条逐个查看了过去。

  在将主页面大部分信息查看了过去之后,崎人不由微微后仰,拉开自己和电脑之间的距离,脑海之中开始的思考起来。

  在网上所流传的关于无头骑手这个都市传说的版本,似乎是最早是因为暴走族在深夜飙车影响到居民的生活,所以居民自发的在附近的公园等地方将绳子张开,将晚上飙车的暴走族绊下来引发出事故,也因此开始逐步有了相关的都市传说。具体的都市传说分成了两个类型,一个是无头的摩托车骑手会在半夜出现,如果被对方超过车的话,就会死于交通事故,另外一个版本则是情侣在开车急转弯之后,发现有横栏之后,男方因为紧急弯下腰而逃过一命,女方却因此整个脑袋完全消失,也因此有寻找自己脑袋的后续故事。

  不过崎人还是在其中察觉到一些不同的地方,第一个是在网上相关的都市传说之中,无头骑手基本上是在半夜出现,而之前袭击自己的无头骑手却是在黄昏时分出来,虽然说之后也得到遥江的话语证实了逢魔时的存在,但是不管怎么想还是有着不小疑惑的地方。

  而且对方一般追逐的也是同样驾驶着车辆的路人,自己下午只是在站牌点等着车,总不能说对方是看自己不顺眼就来攻击自己吧。不过仔细一想,自己作为遥江口中所说的灵虐者体质的存在,对方说不定还真的是看自己不顺眼就想要攻击自己吧。

  「真是头痛呢,关于都市传说这一点,真莱前辈什么都没有和我说过,这样一来不是非常危险吗?现在在学校里面流传的都市传说也不少啊!还有对方欺骗我作为灵虐者体质这件事情同样也不能那么轻易的原谅!明天我真的要好好问问他了!」崎人带着一丝无奈和抱怨,靠在椅子上说道。

  不过很快的,他像是重新想到了什么似的,坐直了自己的身体,将原来搜索词语给删除,输入了相关自己城市的「无头」「暴走族」「死亡」的信息,在向下拉动了滑块,仔细检索过去之后,终于发现了自己所想要的信息。

  原来在大概半个月前左右,附近郊区发生了一起暴走族死亡的事件,那名暴走族的尸体就躺在靠近悬崖边的护栏上,脑袋整个不翼而飞,根据警方的调查,这具尸体的死亡时间正是在黄昏时分,推测是在急速行驶过程之中,机车轮胎打滑,然后整辆车偏移轨道,造成驾驶者撞击到护栏前的一根警示杆上,然后脑袋被切飞。因为死者是暴走族的原因,这样的新闻关注者并不是非常多,对于对方的死亡也没有多加在意,就连警方也只是认为对方的脑袋是掉到了道路旁边的海里,也没有仔细进行寻找。只不过因为这和其他城市所流传的无头骑手相类似的信息,所以在网络上倒是也有些人在讨论相关的信息。

  从这一点上崎人大概能够推测出,下午所袭击自己的无头骑手正是从这则新闻衍生过来的都市传说。只是就算是如此,他也感觉好奇怪,毕竟道路旁边的警示牌是竖着的杆子,对方的脑袋就算是被切掉也不应该是这样横着整齐的被切掉,难道说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

  不过崎人还是摇了摇脑袋,没有继续想下去,这个世界上凑巧的事情可是非常的多,而且既然这个事件已经被遥江解决,自己也应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自己这么多虑下去反而有些多此一举呢。现在的他也不得不感叹,真莱真的是把自己害惨了,害的自己越来越神经敏感起来,这么一直持续下去,自己会不会神经衰弱呢?

  只是在查明了相关的情报之后,崎人也觉得一阵困意传了过来,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上现在可是都有些属于超负荷运行,所以在合上了电脑之后,他就趴到床铺上,道了一声晚安,准备先休息一下回复精神。

  至于妖魔的问题,因为下午真莱所说的关于住宅的庇佑的事情,让他也多多少少的在家中能够安心下来,并且准备之后多弄几个神位在房间之中摆放起来。
  只是他却没有想到,住宅的庇护虽然能够挡得住妖魔,但是却挡不住普通人。
               第四十二章

  「咕啾~ 啾啾~ 」模模糊糊之中,崎人听到一阵阵有些像是水声的奇怪的声音不断的传达到自己的耳朵之中,这让恍惚的他在脑海之中下意识的想到,这到底是什么声音,是哪里的水龙头没关吗?但是自己的房间离厕所可是有着不小的距离?而且就算是水龙头打开也不是这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的奇怪呢……自己还是在做梦吧……自己的身上可是同样传来奇怪的感觉呢……

  等等……这有些熟悉的感觉以及莫名的凉意让崎人如同想到什么似的,身上的睡意一下子彻底的消散,睁大了自己的双眼。首先映入到他眼帘之中的依旧是自己房间那熟悉的天花板,只不过现在的他却没多少功夫去在意这一点,而是飞快的将目光向着自己的身下看去。

  等看到自己身下的模样之后,他的双眼无疑睁大了更大起来,满是惊讶以及难以言喻的情绪。

  原因无他,原本自己穿戴整齐的衣服,现在完全变得凌乱起来,如果说上衣的凌乱掀起可以说成是在床上睡觉的原因导致,但下身自己穿着的裤子和内裤的完全脱下就根本不可能用这样的理由去解释,更何况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正单手握着他那已经完全硬挺的下体,用着自己的粉嫩的小嘴在龟头上方轻轻吸允舔动着。

  似乎是察觉到崎人的动静,正趴在他胯下的女生暂时停止了自己的行为,抬起自己的脑袋,晃动着那对可爱的双马尾,带着开心的笑容非常自然的向着他打着招呼道:「崎崎,你醒过来了吗?晚上好呢~ 」

  「晚上好……」下意识顺着对方的话语回应了一句,崎人马上摇晃了脑袋,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还是忍不住伸出自己的右手指着对方,带着颤音说道,「不对不对!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崎人的青梅竹马吉冈穗,对于他的问题,眼中露出不解的神色,似乎是向着述说着为什么会问出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随后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作为青梅竹马的我,出现在崎崎的房间里不是很正常吗?」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为什么你会在我的房间里面,脱掉我的裤子,而且在做这么羞耻的事情啊!!!」崎人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说道。

  「因为看到了崎崎那安静的睡脸,就忍不住做了这样的事情?」穗半歪着自己的脑袋,像是在表达思索一般。

  「为什么要用疑问句!而且这完全不是理由吧!如果说男生看到女生的睡脸会冲动算是正常的事情,但是女生看到男生的睡脸会做出这样H的事情,完全是不合理吧!身份颠倒了吧!」崎人依旧是带着不敢相信的语气指着穗说道。
  只是对于崎人的话语,穗只是用着自己握着崎人下体的右手微微一用力,让自己的拇指和食指挤压着龟头两边的冠状体,就让崎人原本显得强硬的气势一下子软了下来,同时嘴中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有些羞耻的低吟声来。而穗也在这之后带着像是抱怨的语气说道:「崎崎,你要知道女生有时候可是非常讨厌男生话多的哦~ 因为显得特别的啰嗦~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候~ 」

  「明明是你作出这样的举动才会让我说出这一连串话啊!唔……」崎人再次进行反驳,只不过说到最后,他只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再次被对方的手指按压了一下,导致羞人的低吟声再次才他的嘴中流出。

  「崎崎,这可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必须要对崎崎的身体进行消毒,不然的话崎崎说不定会感染上奇怪的病毒,作为青梅竹马,我可是很关系崎崎的身体哦~ 」一边用着自己手指捏着崎人的下体,穗一边用着非常认真的语气对着他开口说道。

  「中毒的不是我的身体,是你的大脑吧!而且说到消毒,前几天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啊!」带着大声的声音说道,崎人也终于忍受不住这样羞耻的状态,准备站起身来,脱离对方手掌的接触。

  只是在他的想法刚刚付诸于行动,穗就像是预料到他的动作一般,用力的攥紧了自己的手掌,让自己那柔软的双手紧紧的挤压着对方的下体,这一次所带给崎人并非只是快感,而是更加更加强烈的让他直不起身体的疼痛感,这也让他的身体再次倒回到床铺上。

  看到崎人现在的模样,穗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紧紧的攥着对方的下体,仿佛就像是威胁一般来回左右小幅度的摆动,拉长了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崎崎,不要乱动哦~ 万一我不小心一用力,把崎崎你的欧金金折断了可不好~ 」

  崎人的呼吸不由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随后也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对于男生来说,下体的部位可以说是最脆弱的地方,就算是说成弱点也不为过。而且穗的个子虽然看上去比较娇小,但是崎人却绝对不会怀疑对方的身体里面的力量,不管是压迫自己时候的力度还是能够来回攀爬入自己房间的力量都无疑证明着对方身体里面的力气比想象之中大很多,在这样的力道下,崎人是真心害怕着自己的下体会被对方一时冲动中折断,这可是关心到自己下半身的幸福啊!

  吞咽了一下唾沫,在这样严峻的威胁之下,崎人还是尽量让自己原先激动的语气平复下来,用着不刺激对方的话语,低声的问道:「穗,今天晚上你是怎么了吗?这样的玩笑话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崎崎,小穗我可是从来没有对崎崎开过玩笑话哦~ 」带着认真的语气,穗看着崎人说道,只是在伴随着说出的话语,她的脸上的表情却慢慢的开始阴沉了下来,眼神之中也充斥着奇怪的神情,「但是崎崎却每次都是这样,故意的气我,这可然给我真是非常的不开心!」

  「那个……穗,我又什么时候气过你了吗?」穗现在脸上的表情也崎人不由的心中越发的慌张起来,这样的情绪可是由衷让人感到心里凉凉的,所以他也只能斟酌着语气,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崎崎你竟然还敢说没有!」穗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右手同时用力,带着生气的语气说道,「今天上午的时候,崎崎你竟然在课间的时候带着其他女生到我的教室门口晃荡,这不是在故意气我吗!」

  「痛痛痛啊!」对方加大的力道,顿时让崎人感到一阵痛感,忍不住连连开口说道,这样的力道下自己真的是害怕对方会把自己最宝贵的小弟弟给捏爆啊!而最让崎人感到难堪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的下体依旧是保持着最为坚硬的状态,喂喂,就算是本能也要看一下情况呀!

  不过崎人也回想起对方说出的场景,那应该是早上课间的时候,自己准备带真莱有子两人去确认自己受诅咒的原因,是不是因为穗引起而去调查的情况。本来那时候看着穗和几个女生在聊天没有注意到在后门的自己,但是却没想到那时候的场景就已经落入到对方的眼中了。因为这样的原因所造成的惩罚,自己真的感觉非常冤枉和莫名奇妙啊!

  所以在穗因为崎人的痛呼重新松开了一点力道之后,崎人就连忙开口为自己辩解道:「穗!你真的冤枉我了!你也知道对方两人是我所在社团的成员,那时候的我们正在开展社团活动,而且其中的真莱前辈是男生,你也应该清楚的啊!」真正的原因,他自然不可能说出来,毕竟对于普通人的穗来说,如果真的说出关于什么诅咒鬼怪的事情,反而会让对方觉得是在说鬼话,因为说实话的原因被掰断下体的情况他可是绝对不希望发生!

  「崎崎,你到现在还想要欺骗我!」只是穗的表情无疑变得更加阴沉起来,虽然说崎人本来说的只是半真半假的话语,但是也是最接近实际最正常的话语,所以被对方这样一下否定,他的脸上还是露出莫名的神色来,随后穗接下来说出的话则是让他的脸色变得越发奇怪起来,「在崎崎你的身上可是有着两个女生的气味!而且这样残留的气味绝对是身体贴到一起才会保留下的味道!」

  你是哪来的猎犬吗!崎人忍不住在心中吐槽道,同时也下意识的开口反驳道:「穗,你在说……啊……」

  原本想要说出反驳的话语,崎人却突然想到今天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在被缚灵阵束缚住的时候,有子曾经整个人趴到自己的身上为了想要拍下欧金金的照片,在之后被无头起手袭击的时候,遥江把自己救出来的时候,正是以公主抱的姿势。难道说穗说的气味残留指的就是这两种情况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