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算计过的那些红颜之烈女教师小C】【作者:算命先生】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看过比较多的绿文,乱文,露文,但是似乎都很没逻辑性,似乎随便一个女的被男的调教一下或者有别的男人摸一下就随便干随便玩了,但是在现实生活中,真正的良家妇女从挑逗到出轨,从单练到群P,从保守到暴露,甚至与乱伦,是一个很艰难,很艰难的过程,很少有人能真正调教到。

  这个社会还有些很有趣的现象,比方说,面对青春貌美的女儿,当父亲的只有看着的资格,甚至仔细看的资格没有,偷看走光的资格都没有,而当父亲的恰恰是对她付出最多,关爱最多也是她最关爱的男人,单既不能看她的身体,也不能和她有太亲昵的行为;反而是一个和她莫不相干的网友或者老头可以肆意抚摸,享受她的口活,内射她的身体,不用有任何负担,或者只需要付出几百几千块钱,或者只需要哄她一笑……这种付出,可能都不足父亲付出的万分之一,反之,当母亲的也是一样……

  在一些夫妻群里,除了很多的真正夫妻和等召见的单男以及骗图意淫的骗子外,还有很多一群人,他们或者是夫妻或者是情侣,有初期的绿帽症状,而又得不到伴侣的配合,并且不敢强硬的要求伴侣,非常苦恼怎么开发伴侣,希望有人能去诱惑伴侣,他从旁辅助得到心理快感,我遇到了这么一位男主,我称他为ZZ的夫人是C,郎才女貌的两个人在高二的时候情根深种,却不小心珠胎暗結,好在两家是世家,Z家又有一定的关系,就干脆给两个孩子订了婚,让C办理了休学,孩子生下来之后落在了Z姐姐的户口上,Z作为才子成功考上了重点大学,毕业后经过家里运作和自己努力,当了一名公务员;C复读成功考上了某师范大学,毕业后在当地一家实验中学教语文,两个人结婚后,孩子换了户口本,一家三口算得上是衣食无忧。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三点一线的日子越来越乏味,女儿上初中后,Z更是找不到精神寄托点,而Z在无意中接触到了淫妻文学,发现了自己的淫妻潜质,就在做爱的时候有意识的引导妻子,却没想到平时千依百顺的妻子差点闹到离婚,吓得Z再也不敢提起;但是淫妻的种子就像一颗毒苗,一旦发芽,就会很快的占据所有能占据的空间,Z在无奈之余只能在交友群里意淫,也想能寻求到帮助。
  和Z互加好友之后,很快了解了Z的想法,一般来说这种三贞九烈的女子,老司机会毫不犹豫的掉头而去,因为实在成功率太低,而且很多单男也靠这种套路来博取偷情,不容易分辨真假,而小弟多年的业务生活,却恰恰被锻炼的喜欢挑战,并且Z在群里发过妻子照片,34岁的C确实是及气质美貌与一体的极品美女,让人割舍不下。

  在长时间和Z沟通,取得Z的信任之后,我很郑重的问他:是不是真的能舍得妻子被别的男人插入,还是只有意淫的勇气,如果是真的有这个想法,我可以配合他完成调教,把他妻子变成一个淫妇,如果他半途忽然割舍不下,那就不要白费力气了;Z毫不犹豫的说确实想让妻子被别的男人干,因为他经常靠这种幻想手淫,而且是射了之后还有这种幻想;我说既然你进入贤者模式之后还有这种想法,那我就帮帮你,不过我需要你的绝对信任,过程中如果你产生了犹豫和不信任,轻则调教失败,重则你会家庭破裂,Z答应后我们约了当地一个饭店见面。
  Z比想象的要温文尔雅的多,一眼望去一身的正气,是那种放鬼子堆里都看着像八路的外形,酒过三巡,Z问我该怎么做,我把计划仔细跟Z讲解了一遍,Z仔细斟酌之后,说回去考虑下,盘子有点大需要消化,而且基本就等于把现实生活中的状况全盘托给我了,赌注太大。

  Z回去后我就没再主动联系他,一周后Z忽然发给我一个word文档,说大哥做把,我受不了这种天天煎熬幻想的日子,会抑郁发疯的,我说好,你等我消息把。

  中午11点25,我来到实验中学旁边的一家小面馆,从Z的资料里我知道,小C不喜欢学校食堂的饭,中午基本在这里解决。选了一个进门的必经之路,我点了一份汤面和2个小菜,一个卤蛋,静静的等待C的到来。

  11点35,小C和一个女老师准时出现,看到真人后要比照片惊艳的多,从真人看就是25、6的样子,那像是16岁孩子的母亲,看来女孩子还是早生孩子好,恢复的毫无岁月痕迹,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下手的决心,不过我并没有和小C搭话,只是静静的观看和欣赏;没几分钟我的面和小菜上来了,面一入口,作为资深饕餮的我立即知道小C为什么这么喜欢这家面馆了。

  连续3天,我都坐在同一个位置,同一个时间,点同样的饭菜,连续三天,小C都很正点的出现,只是有时候是这个老师,有时候是那个老师,还有一次是一个人;第一天只是我默默的欣赏这个美女,第二天我找机会让我们对视了一眼,第三天我对她笑了下,她礼貌的点了下头,今天是第四天,我决定打开我们之间的缺口。

  第四天我故意晚去了10分钟,进门之后看到小C已经坐下,我冲她扫了一眼,今天小C是一个人来的,自己占了个双人桌子,取到饭菜人逐渐多了起来,小C气场比较强大,还没人敢去拼桌,我端着饭菜过去,礼貌的问有没有人?小C回答没有,我坐下后慢慢的吃面。

  吃的过程中我不断的扫视小C,小C可能也被人偷看习惯了,虽然有点不悦但是没有发作出来,只是逐渐加快了吃饭的速度;我逐步增加了扫视的频率,看小C要吃完了,干脆放下筷子拧着眉头直视着小C,小C不悦,也没法再无视,问我是不是有事,我说没事,只是看着你的面相有点怪,她说这样啊,我是唯物主义者,不信这个的,说完拿纸擦嘴起身要走,我一把拉住小C,这也是我和小C的第一次肢体接触。

  小C甩开我的手,低声呵斥,你想干嘛?我说你信不信都不要紧,我耽误你10秒给你一句话,这两天千万千万要叮嘱你老公不要喝酒,记住,千万不要喝。小C不屑的甩手走了,或许在她看来这是那些狂蜂浪蝶中追逐手段中的一种不入流表现。

  回到单位上线,我告诉小Z,今天明天可以行动了,给了他配合人的电话号码。

  我却没有想到,小Z会行动的这么迫不及待,第二天中午我还没到面馆,就已经发现小C已经等在面馆门口了,不是的翘首张望了,我到门口假装没看见她直接往里走,她红着脸跟在我身后进来,坐在我常做的桌子边,很明显的在等我。
  我并没有继续拿捏,正常坐下后小C嗫喏了几句后说:昨天是我错怪你了,我问怎么了,她说我老公真的出事了,昨天晚上陪领导喝完酒,开车回家的路上撞人了,问我怎么看出来会出事的。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车祸厉害不,人有没有事;她说她老公没事,本来要拘留的,家里有关系直接捞出来了,不过对方虽然没查出多大毛病,但是就是喊着浑身疼赖在医院不走,还嚷嚷着去老公单位闹,挺头疼;如果对方去单位闹,老公是公务员,酒后驾车恐怕受很大影响,正在想办法解决;说完后又问我怎么看出来的。

  我笑笑说,你不是唯物主义,不相信这个吗?她说有些巧,让她觉得很神奇;看着她半信半疑的好奇的脸,我决定击垮她内心的防线,我说以后有缘分告诉你吧,她说这跟缘分能扯上什么关系?我说我今天进来,看着这个店有些阴沉,店长的面色带着晦气,可能我们来吃不了两次了,不来吃之后估计就很难见面了。小C说我看店长面色很好啊,满脸笑容,我说昨天你不是也不信吗?

  小C四处看了看,说我还是不觉得会怎么样啊,这家店我吃了一年多了,挺干净挺好吃,从拉没吃坏过肚子,不过你说的这么玄乎,我们加个微信吧,我说不好吧,你是唯物主义的老师,我是神神叨叨的算命先生,这会拉低你的文化水平的,她假装生气的看了我一眼,却让我的心跳了半天,我假装镇静的笑笑打开二维码,扫码添加后,微信顺利到手。

  回到单位,我简单的发信息告诉小Z,已经加微信了,并安排了下一步的行动,小Z表示佩服之余又保证一定会配合执行。

  那天之后我没再去小店吃饭,微信已经到手了再去吃饭也没意义,加上小C后也没主动和小C说话过,小C也没有主动和我说话,我没事浏览了下小C的朋友圈,发现小C果然是个非常传统的女人,整个朋友圈里都没有自己的照片,都是女儿的,还有转发的一些鸡汤文。

  加微信后第四天,小C忽然给我来信息,东扯西扯之后却没什么话说,我偷偷一笑,微信上问她,你今天和我说话是不是有事啊?小C说没事,就是看加上后没说话很好奇,一般她不说话别人也会不断答茬,我直接说,没事我就先忙了,我还有事。又沉默了一个多小时,小C忽然说,晚上有时间没,想请我吃个饭;我说没时间,不方便去吃,她说怎么不方便了?我说你肯定是有事找我吧,加上这么长时间没说话,估计早忘记了,你今天说话,肯定是有事想起我了,要求我办事,一般求我办的事,都不是好事,所以我没时间。

  小C半天没说话,我估计是在那边楞了半天,然后打出一行字,大师你算的真准,不知不知觉我的称谓已经变成大师了,我确实是有事求您,您就赏个脸吧;我也不再拿架子,我说认识一回不容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矫情了,把你丈夫也叫上吧,这事应该不是你的事。我似乎看的见微信那边小C目瞪口呆的脸,楞了一会小C说好,过了一会给我发过一条信息来:小银龙酒店603房间,晚6点。

  我到酒店的时候小C和小Z已经在门口等候了,小C似乎永远用不到化妆和打扮,完美得身材和任何衣服都属于百搭,精致的脸蛋可以驾驭所有的妆容和发型,T型碎花上衣凸显的深沟和及膝中裙下露出的挺拔美腿让我不可控制的走神。
  「大师,大师……」

  小C喊了我几声,见我走神不动,只能伸手拉了我一下,这算是我和小C的第二次肌肤接触,触感让人回味。

  为了掩饰失态,我装着仔细审视了下小Z,然后皱着眉头,对小C说,「事情似乎比我想象的麻烦,这顿饭我似乎不该来吃」

  小C吓了一跳,要问什么,我拦住说进去说吧。

  小C选了一个走廊尽头靠湖边的带落地窗的房间,窗户外面就是一棵高高的白杨树,视野开放却又不失环境的隐私,看得出来是花了一点心思,小Z建议不要分宾主做了,我做主位,小C坐我右边,小Z坐我左边,这样方便谈话,我微微点头,小C似乎也很愉快的接受了。

  刚刚坐好,小C就迫不及待的说:大师那家餐馆前天真的关门了,老板被抓了,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我笑笑没有回答,反问她不先给我介绍下你先生吗?

  小C忙说不好意思,一着急忘记了,给我介绍说这是小Z,小Z故意淡淡带着刺说,久闻大师大名,不过我是唯物主义者,不太相信那些,希望不要见怪,如果方便今天要好好的请教下。小C生气了瞪了小Z一眼,小Z故意扭过头去不看小C,桌子下面却给我伸了个大拇指。

  我说请教不用了,有些事情我们可以探讨下;你就不用问了,我直接说吧,我说未来的,太遥远也没法考究,更没法验证,我说说过去的事吧。

  我对小C说,你现在应该有一女半子小C不解的问,什么叫半子,是女婿吗?
  我说不是女婿,你才这么大年纪怎么可能有女婿,半子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夭折了,另外一种是义子小C的嘴张成了好看的O型,说大师你太神了,我确实有个干儿子小Z在旁边也不解的看着我,因为他给我提供的资料里并没有这一条,反应过来又看着小C问,你什么时候认的,我怎么不知道。

  小C说是闺蜜的,前些天认的,以为是闺蜜胡闹,所以也没告诉你,这个事回头跟你说,她这个闺秘,就是另外一个故事的主角了,现在放下不提随着起菜,我又随口捡着小Z资料里的事情说了几件,又故作玄虚的说了些乱七八糟的禅语,虎的小C一愣一愣的,彻底由一个唯物主义者沦为了周易学说的信徒,而小Z也有点发懵,因为里边加上半子那件事有两件事是他也不知道的,有点摸不透我的底细,开始半信半疑了。

  菜上的差不多了,小Z说大师喝点什么酒,他也随着我瞎白呼改口叫了我大师我说随意了,小Z说那我陪大师喝点白的吧,我说好两个人倒上酒,相互说了恭维话,碰杯之后正清杯「老公……」这时候小C喊了一句,你刚喝酒出事,我又不会开车……

  小Z说,「到也是,要不你陪大师喝点吧,我一会开车」,这是我喝小Z商量好的计策,即使小C不阻止小Z,我也会找个由头阻止他「可是我……」小C欲言又止;小Z给我的资料里,说过小C酒量很浅,基本沾酒就醉,尤其是白酒「那就不喝了吧」,我放下故意喝了一半的酒杯「大家随便吃吃聊聊就好了」「那怎么行,大师都喝了」小C求我的事还没说出来,再加上刚建立的崇拜感,哪敢让我自己喝了就算了,「还是我陪大师喝吧」,端起酒来也喝了半杯,呛得咳嗽了半天。剧烈的咳嗽让紧绷衬衫口子不知不觉松开了两颗,弯下腰去的时候从上衣领口看进去,两个半球无比的夺人心神………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