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限春梦爆发】(1-18)作者:zz小成zz


                 一

  夜晚降临,而我很准时地在9点的时候,进入了梦境。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生物锺。早上9点起床,晚上9点睡觉。19年来都是这样。

  别问我为什麽生为一名学生,我可以睡到9点才起床。要是你的家人惟恐不乱地整天担心你一出门就会被绑架。我想你也会和我一样地认命了。

  我家超级有钱!家里我是独生女。除了管家,锺点工,就只有我。老爸老妈都在国外。至於为什麽把我丢在国内。是因为美国太开放,还是在中国安全点。
  只是他们不知道,其实我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我从13岁初潮来了以後,就每一天都做梦,做会让人脸红心跳的春梦。男主角只有一个人。我到现在也没有见到过他的真面目,只知道他比我大,大概5,6岁左右。在梦里我吻过他的眼,他的鼻子,他的唇,就是不知道他到底什麽样子。有些挫败感。不过都已经过了六年了,也已经习惯了。

  只是记得当年他第一次出现在我梦里的时候,说实话,我还是没有什麽感觉的。只是对於自己在梦里见到了一张很豪华的大床的时候,当时的我还有些懵懂,以为这是我自己变出来给自己睡觉的。说实话,不知道是我家的床太舒服了,还是这个床真的舒服。我躺在上面不想起来了。

  「你,是在诱惑我吗?」男人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我才看见了站在床沿的他。我抓着身下的被单。

  「怎麽不说话?艾芙,你总算是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少女了,而不是小女孩。」他爬到我身边,躺在我身边,把我拥进他的怀里。

  「你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奇特!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

  「当然知道,你一出生,我就在你的心里。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只是我比你大,因为你的这这里时间会比在外面快一些,所以,我大你几岁。」他轻柔地爱抚着我的头发。

  「那你叫什麽名字?」我们认识吗?

  「我叫仄,今天,我们为你长大了庆祝一下怎麽样?」我盯着他的眼睛,那时候,我肯定看见了他的眼睛,可是他的脸孔就是像雾一般朦胧。

  「好啊。」的确今天是我第一次来经期。我是少女了!嘻嘻!

  「那我教你少女成熟的以後一定会做的事情,好不好?」他的指尖沿着我的样子来到我的下,我有些被迫地点了头。他有些炙热的唇就贴上了我的唇。
  那是我的初吻!虽然不是在现实中经历的,但是,有时候会看见爸爸和妈妈在一起接吻,心里会感觉羞羞的!

  「小艾,这个是亲亲,只是嘴唇碰嘴唇的。男生女生第一次接吻都会这样。是不是很有趣?」他离开了我的嘴唇,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亲亲?不是吻吗?那就不是初吻了吧。

  还没有想清楚,他又一次和我嘴对嘴了。只是这一次,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的舌头也和他的舌头一起打圈圈。感觉到他的呼吸和我的呼吸交融在一起。感觉有些奇妙。

  他的嘴唇好一会才离开我,看着他的离开还带着我们的口水,我既然有一些不舍。

  「这个叫吻,男生女生交融在一起,彼此交换自己的唾液,表明了男生和女生的爱情。是不是很甜?」在他的注视下,我还是点了点头。

  他用行动奖励了充满好奇心的我。

  「男生和女生交往到一定时候,女生就会想把自己的心交给男生,而男生也想和女生永远在一起,所以,他们就会帮彼此把衣服脱掉。来,我帮你把衣服脱了。」有那麽一瞬间,我觉得他是在诱拐我。现在想想,也的确是在诱拐我。
  不过,当年的我还是纯洁的少女啊,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从小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我很听话地让他帮我把衣服脱了。我还记得那次我穿的是很可爱的公主裙。

  他的手指,从我的下巴,沿着我的脖子,我的肩膀,在我的胸部停了下来。
  「小艾知道女生最希望什麽事情吗?」我摇了摇头,「女生希望自己的胸部,也就是这里,能变得大大的,最好是丰满,诱人的,让男生一见就有想吃的欲望!小艾现在还小,让我来帮你变成这样好不好?」他的手逗弄了下我的小突突。
  「粉红色的,小艾好可爱啊!小艾这里变硬了,知道吗?这里是男生最爱的地方,男生最喜欢吃这里。」他趴在我身上,舌头舔弄着我的小突突,是不是因为他舔得离心脏那麽近,我的心里痒痒的。

  「仄,好痒!」不知道为什麽,我呼吸不畅顺,好难受,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可是这种感觉好奇妙,好像他继续下去,只是怎麽继续下去呢?

  「小艾有感觉了吗?让我看看!」他的手指滑过我的腰际,我的小腹,他分开了我的腿,他的手停留在了我的小穴上,「湿了呢,才刚开始呢,小艾真的是个小浪女呢,我好喜欢!」他的手指在我的小穴附近逗弄,我的小豆豆被他玩得都肿起来了。他的舌头还是不肯离开我的小咪咪。

  「仄,不要继续了……我,好想生病了,好难受啊!」他的唇回到我的唇,舌头和我逗弄在一起,「是不是这里很痒?」他的手指插进了我的小穴。

  「啊……不要出去……不要那麽快……」感觉到他的一根手指在我的小穴里快速的抽插着,我的脸上火烫。

  「小艾,小艾,舒服吗?」他不知道什麽时候来到我的腿间。

  「好舒服……好舒服……」我不知道要说什麽才好了,男生女生都做这种事情吗?好舒服啊!

  「那再舒服一点好不好?」他刚说完,我还来不及回答,小穴上的小豆豆就被他的口水沾湿了。我不由自主地尖叫,这种感觉……不知道怎麽形容。

  「好敏感啊!小艾这里真的是可爱死了!」他的舌头像逗弄我的舌头一样逗弄着我的小豆豆。我除了喘气,尖叫,呻吟,不知道要干什麽了。

                 二

  我紧紧得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他。只是黑暗中,那种感觉更加奇妙。即使我紧紧地抓着身下的被单,可是一些邪恶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小穴里的水声,他逗弄我小豆豆的舔舐声,我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娇弱地呻吟。

  我变得好奇怪啊……

  「小艾,是不是很舒服?」他的手指没有停止在我小穴里的抽插。我的身子跟随着他的律动扭动着身子。

  「明明还是小女人的身子,为什麽,这麽地放荡?小艾的本性就是这样的吗?小艾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一个人知道就好了!」他停止了对我的小豆豆进行虐待,转而对我的小舌头感兴趣了。

  我的手环抱着他的头,双腿环绕住他的腰,我自己都不在的我什麽时候会变成这样,也许他说得对,我天生就是个风浪的女子。

  感觉到他手指运动地更加快速,一股炙热地源泉从我的小腹快速的运动着,有一种想要释放的感觉想要从我的小穴出去,我原本不想让它出去,可是快感紧紧地抓住了我,我全身不禁颤动,它解放了。

  「哦,我还找到宝贝了,小艾,还会潮吹?好漂亮呢,是不是很舒服?」我感觉到很多的水从我的小穴喷涌而出。什麽是潮吹?

  「好甜啊,小艾,你真的是个宝贝啊!我好想进入你啊!」我看着他,手不知道往哪里放,他的手指还在我的小穴里,继续抽动,刚才的快感有一次向我袭击而来。

  我不管了,紧紧地抱住他。他想怎麽样就怎麽样了,反正他让我这麽地舒服。
  「我进来了,会痛一会儿,忍耐一下!」感觉到什麽东西在我的小穴来回移动,由於我刚刚得到快乐,所以没有在乎。只是很快,我就後悔了。

  小穴被挤进了一个巨大的东西,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小穴被撑大,火烫的东西缓缓进入了我的身体。

  「不要……不要进去……这个不好……我不要……」刚才的手指已经很好了,不要这个东西。我好痛。痛得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麽了。

  「小艾,想不想更加快乐?更加舒服?」仄的声音在我耳边轻声呢喃。
  我想起刚才的舒服和那一瞬间的快感,点了点头。所以继续用手指就好了,不要这个东西啦!

  「这个比刚才的手指更加快乐,只要你忍耐一下就会得到更加巨大的快乐,忍耐一下好不好?」那个东西只是先暂时地停了下来,我在仄的声音下,渐渐地放松。

  「真的吗?」我被快感这个字眼迷住了。

  「那小艾要忍耐一下了。我不会伤害你的。知道了吗?我最爱小艾了!」仄开始继续慢慢地往前顶。我都能感觉到我的小腹微微鼓了起来。

  我咬着嘴唇忍受着疼痛。只是那东西突然快速地冲进了我的身子,我才知道,刚才的疼痛不算什麽。

  「啊……」除了尖叫,我不知道要干什麽,也许流眼泪也要放在一边了。真的好痛啊,刚才的那种痛忍耐一下就会结束,可是现在的疼痛,我不敢相信。
  我的小穴深处被那个东西咬了一口,我感觉到自己的小穴似乎流血了。
  「宝贝,我马上就让你舒服好不好,你受苦了。」仄吻着我咬得红彤彤地嘴唇,舌头轻轻地抚过我的嘴唇,我的舌头不由自主地伸了出来,想要勾引他。
  那东西在我的小穴里面呆了一会儿,有些痒痒的感觉。真的是好奇怪啊。
  「宝贝,不疼了吗?那我们可以体验一下这男女的世界了。」东西在我的小穴里像仄刚才的手指一样,抽动了起来。

  那东西和手指不一样。这个东西更加舒服。

  「啊……仄……那是什麽东西……好舒服……仄的东西都让我好好舒服!」我的身体摇摆着,小穴里麻滋滋的感觉,每一次那宝贝顶到我的深处的时候,我都会尖叫。

  「小宝贝喜欢就好。看来我的宝贝您很喜欢。」仄的声音有些喘,我看着他的喉结,深深地迷上了。喉结运动地好可爱。

  「好喜欢!再继续,让我……嗯……更加快乐……啊……要来了……又要来了……」一种熟悉可是又陌生的感觉从我的小腹再次喷涌出来,这一次我没有一丝阻拦。

  我感觉到丰富的水水浇灌着在我身体里的那宝贝。

  「小艾……」仄停止了抽动,他也和我一样在感受着这湿湿的,黏黏的快感吗?

                 三

  当我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身体里的快感又被带起千浪。还没有结束吗?
  「小家夥,还早着呢,这麽快就想放弃了?」仄的声音充满迷惑,我还没有来得及吸大口的气,我又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能够迷惑我自己的呻吟。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声音自己发出来的,我想压制一下都不行!

  「嗯…嗯啊……好舒服……嗯…啊……」我全身都想蜷缩在一起,在仄的怀里。可是我被仄紧紧地压在他身下,我躲不过。

  我咬住了仄宽厚的肩膀,明明很难受,可是我不敢用力地咬下去,仄会受伤的。

  我的呼吸完全乱了套,仄的呼吸和我一样沈重急促。

  身体里的那东西依旧时而快速时而缓慢地运动着。我能感觉到它的炙热,像仄的体温的炙热……「啊……唔……嗯……」就在我快要再一次飞上天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话了。我的脑海里,像是什麽东西断了线。

  等我睁开眼睛,房间已经是一片明亮。不远处的闹锺停在了9点。我的手摸了摸我的脸颊,很烫。感觉到什麽东西从我的小穴里溢了出来。掀开被子一看,床单上,我的双腿之间红红的,甚至连被子也沾惹到了。

  我是不是睡得太熟了,连经血溢出来了都不知道。不过这也是我後来才知道的事情。那时候还以为梦里的都是事实,结果忘记自己正在经期中了。

  叫来了管家,管家帮我换了衣服,换了被单被子。我有些脸红,以为昨晚的事情都被人知道了。因为自己刚才在厕所偷偷看了看换下来的卫生棉里,有些不属於经血的液体,无法和经血交融在一起,刺激着我。

  我急忙把东西塞进垃圾桶,不想管家看见。

  「小姐,我已经通知了张老师这几天都不用来了。夫人说让你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对了,夫人说让你给她去个电话。」管家在外面整理着我的衣服,而我在厕所里面梳洗自己。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嘴看来看去,也没有什麽异常。我记得梦里被仄咬来咬去得,应该肿起来了才是。

  真的是梦啊!这个梦真的是奇怪啊!

  「小艾宝贝!妈妈居然在你第一次的时候在你身边。你一定很害怕吧!」我看着视频前面的老妈,一脸惋惜。

  「妈咪,我不害怕!一点也没有!」如果不是我知道妈咪的为人,我会以为妈咪是真的担心我。如果忽略妈咪和爸爸之间对於我的较量我会很愿意接受的。
  不知道是因为妈咪和爸爸离婚的原因,妈咪和爸爸都以关心我来打击对方。我想这次我的事情应该又能成为他们较量许久的话题了。

  果然,我看到视频边上亮起的灯,爸爸的视频电话。

  「嗨,爸爸早安!」看爸爸的背景,应该是在公司。

  「小宝贝,爸爸真的很失望,为什麽这麽重要的事情也不通知爸爸呢?」又来一个,我违心地笑了笑。可以说我是故意不通知你们的吗?

  陪他们客套了一会儿就闪人了,让管家向他们报告去吧。

  我坐在花园的秋千上,想起昨晚梦见的事情,心底痒痒的,我这是怎麽了?我居然子啊想念仄的怀抱,仄的吻,仄的体温,仄的呢喃……我居然会想念这个不切实际的事情,我真的是想太多了。

  翻了翻管家放在一边的外国杂志,看着杂志里的模特儿,这次的摄影师照得不错。我看着杂志里自己设计的衣服,心里万般感慨,还是大人好啊,自己设计出来准备给以後的自己穿的衣服都被人捷足先登了。

  妈咪是这本杂志的总编,而爸爸是美国一家很有名气的新进名牌服饰的总裁。他们做的都是为我的将来铺路。因为我的梦想就是穿上自己设计的衣服出现在别人的面前。

  我家已经很有钱了,可是爸爸和妈咪为了我的以後,放弃了在国内的事业,全心发展在外国的事业。原本都不看好他们的人现在都来讨好我们。

  我知道爸爸和妈咪都很爱我,想帮我保护在羽翼下。而我,只要接受就好了。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我也不是很回忆得起那一天白天做了些什麽事情。我只记得,那一晚,我又做梦了。我看见的,是很熟悉的那张大床。

  「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还好你很准时得回来了。」仄的吻印在了我的嘴唇上。我才发现,我居然一丝不挂……

                 四

  後来我就一直做着和仄有关的春梦。每一天我都会和仄在梦里幽会。有时候,我们会接吻,会拥抱。有时候我们什麽都不做,只是聊天!後来实在是无聊了,仄问我要不要玩游戏,我答应了。我们就一边参考着一些爱情小说里的人物进行演戏。我是女主角,仄当然是男主角。一些不会记得样子的配角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演过许多女生。只是那些女生都很善良,很纯洁。而仄演的那些男生都很邪恶,很坏,一开始就会带女主角上床。

  後来才知道,这些情节小说都是仄特意挑选出来了。

  只可惜我也不能怎麽办。

  直到我19岁了,也就是现在,我还是会在梦里和仄缠绵。我已经把他当成是我的男朋友,或者是老公看了。

  只是想在现实里见到他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只是我知道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我正在整理着行李。圣诞节快要到了,我答应了爸爸和妈咪去每个陪他们。以後也是要去美国的,所以我现在过去也只是习惯那边的生活而已。

  「小姐,司机到了,你准备好了吗?」我看着管家的脸,陪了我19年的管家这一次不陪在我身边,心里有些酸酸的。

  「管家,我这次去,也许就不回来了。你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里。我已经把房子过到你的名下了。你想回乡下去,就把房子卖了好了,你也可以把你的家人接来这里居住。」这是我和管家之间的道别,我拥抱了我面前那个面容慈祥的老妇人。

  「小姐,我一直会在这里为你守着的,在每个住不惯的话,就回家来,我一直都在这里等你!」我和管家依依不舍,可是还是踏上了前往美国的路。

  飞机的贵宾仓里,我一个人占据了两个位置。周围都是不说话的老头子。我实在是不适应。翻开了带着的杂志和本子。随手就在寻找着灵感。

  过了有些时间,我就迷迷糊糊地想睡觉了,叫了空姐给我条毯子,我就闭上眼睛去找仄了。

  「今天的时间有点早啊!」仄趴在沙发上,嘴里咬着零食看着我。我这是第一次在不是夜晚的时候见到仄,原来仄也会和我一样在打发时间啊!

  「嗯,坐飞机去美国和爸爸妈咪一起过圣诞节。」我抱着他,「可惜你不是现实里的,不然我们就可以一起过圣诞节了!」

  他的热吻就很直接地吻上了我:「你来找我,是个很明智的选择啊!你会很舒服的!」仄的手已经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我的胸部在他的期望下,刚刚好是他一个手掌的大小,丰满,挺立,乳头是鲜艳的玫红色。他常常对我的胸部又是啃又是咬的。

  而我也发现了我的胸部,是我的一个敏感点。

  「嗯……你又看什麽了……」这个家夥似乎变得有一些不一样。又看什麽小说了?

  「答对了!刚才看到了小说里的男主角被女主角包养在家里,就像我们一样,女主角一回家就开始对女主角进行爱的调教。宝贝,我来调教你吧……」他拉开我裙子下面的小裤裤的边际,我的小穴曝露在他面前,他的巨大直接进入了我的身体里面。

  「痛……仄,你太暴力了!」我里面还没有完全湿透,直接进来,我都感觉到他的巨大摩擦着我的小穴,干涩的滋味,只有疼痛的感觉。

  「我不是仄,你口里的仄是哪个野男人!你有我还不够吗?小荡妇!」仄完全失去控制,在我的小穴里快速地抽插着。很快地,我的声音变了,我的快感袭击了我。

  「啊……你这次……又扮演谁了……」这个家夥八成又进入了角色当中去了。
  「小荡妇,还不承认?嗯……你那紧致的小穴给你口中的那个仄享用过了吗?真是好舒服啊,是不是,小贱人?」他的语气不是很好,可是我听起来,却有了异样的感觉。

  「嗯啊!我是……你一个人……啊……太快了……太厉害了……」这个家夥八成一开始就进入角色了!唉,这个情节我似乎在那本小说里见过……啊,现在不是想这个事情的时候。这个家夥……「好舒服啊……啊,我快要……来了……嗯……啊……」我在他的怀抱里分泌出更加多的情色的液体,我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轻轻地咬上他的喉结,高潮,还是这麽地美好啊!

  「啊……」在我享受高潮的时候,他突然把我转了个身,硕大的宝贝从後面插了进来,不一样的感觉,不一样!我感觉到我立马又享受了一次不一样的高潮……「又来了……啊……要死了……仄……」

  「小贱人,还在想着野男人?」他的动作变得更加勇猛……我受不了了……
                 五

  我正等着仄会给我更加暴风雨般的冲击的时候,仄的动作变得很是温柔,我的体内酥麻麻的,小穴痒得受不了。

  「啊……仄,不要这麽慢……嗯啊……快一点……」我挺起我的小蛮腰,努力地想把仄曝露在外面的巨大全部吸纳进我的小穴里,只是我越靠近仄,仄就远离了我,而我正放弃的时候,仄的巨大又向我挺进。

  「仄,不要这样……别戏弄我……我……想要……」你的全部。我心底正在呐喊。

  「小荡妇,有了我还有,你还养了其他的男人吗?我叫你想吃吃不到!」仄似乎在和我捉迷藏,你来我往中,偶尔有几次仄的巨大刚好和我把握对了时机,他的挺进刚好和我撞在了一起,那强烈的快感。

  「仄……」我呼喊着仄的名字,我的心底想要他的全部。

  我原本环绕着他腰际的手,像是捉弄他般得轻轻地划过仄饱满的臀部,仄的巨大猛得进入了我的小穴里,我愉快地尖叫着。

  「啊……你终於进来……了……嗯啊……快一点……」享受了仄平时的猛烈,现在这般慢悠悠的仄还真的不是很喜欢,我想要更加多的高潮!

  「你偷袭!」仄的巨大如我所希望地在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我们激情的碰撞着,羞人的水声,我尖叫着。

  熟悉的感觉比刚才的更加强烈,是很愉快的高潮。

  仄享受着我的高潮的紧致,他更加猛烈地运动着,在我体内留下了白白的液体,我们都很满足地呻吟着。

  「小艾,这是我们第一次不在你房间里做爱吧。」仄似乎回归了仄,搂着我的腰,手还是很不规则地在我的小樱桃上戏弄着。我已经没有力气去阻止他,任由他继续玩着我胸前的小樱桃。

  「对了,我们在这里做的时候,我不会有什麽不安分的动作吧?」我只知道每一天和仄做爱以後,我的小穴都有很多羞人的液体,只是不知道在进行中,我会做出什麽事情。

  「如果你和刚才一样尖叫,那就糟糕了!」仄,你的表情,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糟糕啊。

  我急急忙忙地穿上衣服,眼睛闭上回到了现实,担心地看了看起先盖着的毯子,还好还好,还是像刚才一样在身上,也没有人对我表现出了怪异的表情。看来,我睡觉还是很规范的!

  感觉到小穴里绵绵不绝溢出的蜜汁,我赶紧进入了卫生间。

  脱下小内裤的时候,蜜汁向泉水一样地沾湿了纸巾。唉,我那极为容易高潮,和极为容易潮吹的体质,在仄的调教下,变得更加容易变出蜜汁了。

  真是的,人家还是完完全全的小处女一枚啦,仄这样子,叫我以後怎麽办啊?
  直接换上了刚才准备好的小内裤,把沾满我蜜汁的小内裤装好,准备丢在没有人的地方。现在在飞机上,真不好处理私人物品。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贵宾仓里不止我一个年轻人,还有一个被盖住了脸的叔叔。看体形,不像是仄这个年级的,似乎常常锻炼。

  算了,反正就算现在认识了,等下了飞机,我也不会去联络人家。我不是很擅长和人打交道。

  坐回位置的时候,发现有人坐在我身边的空位子上。这个位置应该是我的才对啊!

  「不好意思,先生,你似乎坐错位置了。这个是我的位置!」那个人年级和我一般大小。原来还有一个啊!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只是指了指里面那个位置。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在我原本的位置上做好,因为似乎我的声音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很容易害羞的我,只好坐回位置上。

  「刚才,你在做春梦吗?」他的话,原本安心了的心,再一次激动地跳动着。难道,我刚才无缘无故地叫出声了吗?

  我看着他帅气的眼睛,帅气的面孔。这个家夥,似乎知道些什麽事情!
  「刚才,我就坐在这里,只是你没有发现。我是维尔德家族的少爷,布利?维尔德。你是谁?」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我听得见,刚才就坐在是我身边吗?那我刚才的举动,他都知道了?

  「不用害羞,你这麽开放,害羞不适合你,也许你在床上害羞很可爱,只是现在……我不介意当你的主人,你当我情妇吧!」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嘴唇就覆盖在我的嘴唇上,仄说过,这种叫吻,而且是法式香吻。

  他的舌头,正在勾引我的舌头……

  怎麽办?这个,似乎是我的初吻……现实中的……

                 六

  那个叫布利?维尔德的男子给我的吻,和我在梦里品尝到的仄的吻是不一样的。仄的吻都是很小心很温柔地,像是在舔着棉花糖一样的舔着我的舌头,而那个布利像一个恶魔一样,千方百计想要把我吞进肚子里。

  我抗拒着,抓着布利?维尔德不是很规范的手,拒绝他向我靠近。

  「怎麽?刚才你都发出那麽动人的声音了,现在在害羞吗?千万别告诉我你还是小处女,我是不会相信的!」他掀开我盖好的毯子,我害怕地压下。

  「人家本来就是处女!」我站了起来,见空姐向我走来。

  「请问小姐,有什麽需要吗?」空姐虽然对我满脸温柔,只是她的已经一直注视着那个叫布利?维尔德的家夥。

  「麻烦你帮这位先生带回他自己的位置,这个位置是我的。你可以看飞机票。」我真的受不了那个布利坐在我身边,一副要侵犯我的模样,虽然长得很帅,比杂志上的那些帅气的男模特还有有魅力,只是,我讨厌这种目中无人的自大狂。
  很不凑巧,布利?维尔德相当自大!

  「不好意思,先生,这位小姐说的是对的,需要我带你回你自己的位置吗?」空姐的笑容更加灿烂。

  「美丽的空中小姐,那就麻烦你了。」布利站了起来,手故意搭在了空姐的腰际,我很明显得看见他的手上下滑动着。之前仄也对我这样过,那是一种暗示,一种共享愉快的暗示。我看着他们消失在了一端。八成是找地方解决了吧。
  我放心地呼出刚才紧绷着的气。

  也不敢再继续睡了,就怕那个布利?维尔德重新回来,或者出现第二个布利?维尔德。翻看着小说,时间也过去得很快,我到达了美国。

  爸爸和妈咪一起来接我,只是在我住哪里的问题上又开始争论。爸爸似乎找到了他的伴侣,妈咪也有了一起生活的人。这些我都知道。我只好先住宾馆,等房子找到了,再说。

  躺在床上,回想着飞机上的事情,不知道那个布利?维尔德到底是知道了我什麽事情,难不成我是真的发出那种淫荡的声音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差的关系,我精神百倍,妈咪正在不远处的摄影棚里拍照,我很少好奇平常杂志里的那些美美的照片是如何拍出来的。於是乎就进行了现场观摩。

  这次是男女模特一起拍摄画报,男模特很高,穿着深蓝色的衬衫,笔挺的西装裤,手上缠绕着搭配的领带,女模特站在他身边,赤裸着上身背对着摄影师,一条牛仔裤还是没有拉上拉链的,像是在勾引男模特。

  模特拍这种美美的照片,从来都不需要去在乎是不是穿了衣服的。照片拍出来很漂亮是没错啦只是现场看又不一样了。妈咪说这次的女模特是超级大牌的模特,而男模特是新手。只是,我看出来的照片,男模特更加抢镜一些,因为他帅气的面孔有着不一般的味道,还有他帅气的pose,那个女模特完全被比下去了。

  「先休息一下,琳达,你根本就不在状态。珍妮上去补妆。立弗,休息一下!」摄影师的脾气不是很好,明明长得就是很文气的男生,为什麽会发出野兽一样的叫声?我很好奇得看着摄影师。

  「你在这里干什麽?珍妮,我不是说过无关的人别进入我的工作范围吗?」摄影师对我发飙。

  「赖恩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没有注意到!」那个东跑跑西跑跑的女生连忙道歉,把我拉到一边,「你一定是来看赖恩先生的吧!这里粉丝是不能进来的!拜托你先离开吧!」原来我被当作了粉丝。

  我笑着说:「不好意思,我是你们现在正在拍的那些衣服的设计师,应该可以旁观吧!」妈咪在里面很忙,我站在外面看事情的运作。

  「啊,不好意思,你看起来很年轻。不对,设计师艾很早就在创作了,不可能是你这个小女人的作品。拜托你不要捣乱了!」我被那个珍妮赶出了工作场地。
  这下怎麽办好呢?算了还是会房间去找仄吧!

  才没有走出几步,有人就拉住了我的手,是那个叫赖恩的摄影师。他仔细地看着我的脸:「珍妮,帮她上妆,把琳达换下来。那种过气的模特一点也不适合艾的设计!把这个东方女生换上!真是的,之前的东西都要重新拍摄了!」
  我还没有同意呢,我就要被赤裸着上半身去勾引男模特吗?开什麽玩笑?
  我被珍妮拉进一间小房间,珍妮什麽话也不说,只是很拼命地脱我的衣服,喂喂喂,连小内裤都要脱吗?喂喂喂,为什麽这次连牛仔裤也不给我穿上?喂喂喂,为什麽,杂志要拍成这麽色情的?

  我的头发被卷了起来,一些不知道什麽东西的化妆品拍在了我的脸上,我看着镜子里抚媚的我,没搞错吧?我才19岁,有必要把我画成27岁的吗?
  我看着贴了胸贴的胸部,以及穿了丁字裤的下体,红色的高跟鞋,我明明有没有设计国王的新衣来着的,为什麽要赤裸着拍照啊?

  「赖恩先生,模特来了!」珍妮一把把我抓进刚刚才被赶走的摄影棚。真的要拍吗?我,可不可以离开啊……

                 七

  那个叫赖恩的摄影师让我站在男模特的身边,还让男模特的手搂住我的腰,要死,我的敏感点……「立弗,这次的特写是你,所以,你尽可能地挑逗她,你知道吗?还有你这个小女人,千万别忘记看镜头!」我的心完全没有在现场。我满脑子想都都是那只停留在我腰际的温厚的大手。

  我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

  拍摄开始了,我侧着脸,眼睛看向镜头,拍摄这种照片,我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爸爸和妈咪常常会向我索要我近期的照片,所以,常常会有爸爸或者妈咪的朋友来我家帮我拍摄照片。

  说起来,模式和现在这些照片差不多了吧……除去裸着的身体!

  那个男模特很规范,没有再有多余的动作。应该是身为新人,所以要很听话才行,至少,不能在工作的时候分心。

  我看着模特的脸颊,他迷人深邃的双眼近看更加容易让人感叹。真得长得很好看啊!身为一个男人,有这麽一双勾人的眼睛,再配上那迷人的眼神。这个模特的确很符合我设计的概念,复杂以及优雅。

  只是,我现在是怎麽回事?

  「立弗,你的手,勾住她的丁字裤试试。」那个摄影师说出更加不得了的话。喂,敢情被勾的不是你的丁字裤!

  那个男模特很听话地用手指勾住了我的丁字裤的边缘,我感觉到那条带子远离了我,我们的动作现在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那个男模特的脸和我的脸颊贴在了一起,若有似无的亲吻,我有些害羞地微微皱起了眉头。

  「好了,这一组照片不错,珍妮,带女模特下去换下一套。这次换过来。」男模特立刻放开我,我被珍妮类似托走地带了下去。

  很好,这次,我有衣服穿了!

  有些复古的衣摆,镂空的背部,这是我设计的晚礼服类型的小洋装。主要是针对少女来设计的。

  「没想到,你还挺有当模特的天分的!」这个魔鬼一般的声音。赖恩!
  「怎麽不说话?你不是很喜欢我吗?为了呆在我身边,还要骗我的小助理说你就是艾。不过我那个小助理似乎不相信。你说是不是艾?」那个摄影师知道我就是设计师。难道一切都是阴谋?

  「你怎麽知道的?」既然他都知道我了,那我说不是反而不对了。

  「设计师是最了解自己衣服的人,刚才看你很熟练地把衣服最出彩的地方亮了出来,而不是掩藏住。然後了解了一些刚才你和珍妮的对话,原本还是不相信,不过现在也不得不相信了!艾小姐!我是你的专属摄影师!赖恩?维利亚。」他牵过我的手,把我带进了他的怀里,在我的脸颊上印下了一吻,「这里,是你的敏感点吗?」他的手,沿着我空荡荡的背来到了我的腰际。

  「啊……」他很懂得调情,这个感觉和刚才的男模特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刚才的,我只是会害羞,而他的动作,我却有想和他上床的想法!真是要命!
  「如果不是工作时间,我会很愿意品尝你那美味的身子的!艾!等下可千万别逃跑啊!」他在我的唇上碰了一下,就离开了。和我印象里不一样的亲吻,让我很想知道他深吻我,会是怎麽样的感觉。

  我被他带着来到摄影棚,现在变成那个男模特没有衣服了,他从我身後环抱住我,我直视镜头,看着在相机後面的赖恩。我想告诉他,我想和他接吻,想和他上床,我这是第一次这样被一个男人吸引,这样需要一个男人。难道这就是一见锺情?是的,我想,我有些喜欢上那个赖恩了。

  因为他能了解我的设计,这样认同我的设计,同样被我吸引。

  我想我愿意把我的处女身子交给他。希望仄不会生气。只不过,我现在迷上了一个能把工作和情欲分开的男人!

  赖恩?维利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