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叹息的蔷薇】(29)作者:墨染空城


  第二十九章:惨遭凌辱

  Kevin 微笑着转动着桌上的钢笔,「这个游戏是否还要继续玩下去呢?我突
然来了兴致,正想要玩个痛快。」

  Sucy自己也没搞明白这布局阶段明明我方形势一片大好,怎么到了中盘就一败涂地了呢?不知尾盘是否还有机会可以力挽狂澜!她早已经彻底没了兴致,脸上一副意兴阑珊的表情,但这游戏又是她坚持要玩下去的,又不好当面拒绝,只能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

  泽少看穿了她的心意,赶紧帮她打圆场,「很快就要到十二点了,咱们还是先准备好生日蛋糕和插上蜡烛吧,游戏什么的迟点再说,接下来有的是时间玩呢。」Sucy几个闺蜜连声附和,于是让服务员将一个华丽精美的三层蛋糕推了出来,几个女的往上面插着蜡烛。

  Sucy脸上这才恢复了些许的神采,她一边欣赏着奢华的大蛋糕,一边看了面前几位闺蜜一眼,「待会可不许玩涂蛋糕这一套哈,要不然小心我翻脸。」
  Linda 和子轩等几个女的相互对视了一眼,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连连点头
表示绝不会玩得那么疯。去年有个叫Chris 的原本也是她们几个好姐妹的成员之
一,就因为在生日派对上涂了Sucy一脸的奶油,没过几天就被公司找了个借口给开除了,估计是Sucy动用了高层的关系。

  Sucy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美丽的妆容,被奶油涂面她觉得破坏了自己完美的形象,这种人她是绝对不会原谅的。尽管Chris 事后连声道歉也无法让Sucy冷酷的
心有一丝的动摇,临走时还被她狠狠的羞辱了一通。

  时间还差一分钟就到12点,大家点燃了蜡烛,关闭了包厢里所有的灯光,围成一圈唱起了生日歌。Sucy在几个闺蜜的簇拥之下走到蛋糕前边,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她的头上戴着个巨大的红色蝴蝶结,闭上双眼许愿之后吹灭了蜡烛,接着Sucy
和泽少紧紧相拥在一起热吻了起来,全场掌声雷动,生日派对进入了高潮!接着俩人又合唱了一首情歌,在歌声当中大家也纷纷为他俩送上了祝福。Sucy又一次重新焕发了活力,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将之前的不快统通抛到了九霄云外。
  接着大家分成几簇,吃着各自分到手里面的蛋糕,依晗小声的对陈总说,「看来咱俩终于都可以功成身退了!这种环境的真的不太适合我,还是家里边最舒服。」

  陈总点头称是,「在家里的床上最舒服了,对不对?」说着又忍不住在她的翘臀上摸了一把,手指还滑进了她的股沟之中……依晗往左右匆匆看了一眼,红着脸说了句「讨厌」,脸上却是喜悦无限。依晗的情欲还没完全消退,恨不得现在就可以回家跟陈总继续战斗。

  依晗感觉到自己的下身还是有些黏乎乎的很难受,「我去一下洗手间。」她跟陈总交待了一声之后拿起了包包,看到旁边的厕所里已经有人,于是她走出了房间,走进了包厢旁边的独立卫生间。

  依晗正准备掩上房门,忽然一个身着红色马甲,其貌不扬的男服务生硬闯了进来,还反手将房门给关上了。依晗吓了一大跳,「我现在要用到洗手间,请你待会再进来吧。」

  对方只是狞笑的看着他,丝毫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要不然我出去算了!」依晗有些生气了,想要从他身边挤过去。对方抓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往后一推,「刚才在那个昏暗的房间里被我操得很爽吧?还想不想要继续啊?」

  「你、你到底是谁?你再不放我出去我要叫了,旁边的包厢里全都是我的朋友。」依晗吓得花容失色,她以为对方只是无意中窥视到自己和陈总的亲热场面而已。

  对方微笑着从裤袋里掏出一条白色的内裤,放到嘴边用力嗅了嗅,又在依晗面前晃动了两下,「是不是看着有些眼熟呢?」

  依晗轻掩着小嘴,一只手下意识地拉了拉裙摆,慌乱的问道,「它、它怎么会在你的身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还用问嘛,当然是想要和你再续前缘了。你年纪轻轻怎么那样的善忘,刚才在那个房间里,你不是还被我操得舒服得直哼哼。哇,灯光下的你真的好美,比我之前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更美!」对方用猥亵的眼神将她由上至下的看了一遍,最后停留在了她鼓鼓的胸脯上。性吧首发依晗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又将包包挡在了胸前,「你骗人,之前那个是我的男朋友,怎么可能是你,你不过是在我们离开之后,进去里边无意中发现了我的内裤而已……」

  「是嘛!那我又是如何知道你的下身寸草不生的呢?我是怎么知道干你的时候你还正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哦,我最后用的一招是将你光滑细腻的大白腿竖了起来抱在怀里,下边狠狠的撞击着你的小穴,现在有印象了没有?」对方淫笑的看着她。

  依晗双手捂在嘴上,双眼噙满了泪水,听到对方如此细致的描述,依晗终于不得不相信他所说的话。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确实有感觉到肉棒的尺寸好像有一些不同,抽动的方式和双手抚摸她身体的动作也和往常不太一样,只是因为当时睡得迷迷糊糊的所以并没有太在意,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人玩移花接木、越俎代庖这一招。

  「怎么样?现在你还想高声叫喊吗?当大家冲进来之后你又打算如何跟他们解释呢?说我想强奸你?那内裤为什么又会在我的身上呢?我可是会一口咬定是你先勾引我的哦,当时你主动的脱下自己的内裤,调皮的扔到我的脸上,哈哈,这个设定很合理吧?上夜总会的女人大都比较开放,男女二人在洗手间里亲热更是司空见惯,很难说得清楚到底是谁先勾引谁,真要闹下去你和你男朋友可都是颜面尽失哦!这种男女之事一旦扯皮起来,谁又说得清楚呢,最终结果无非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同样有很多人会认为是你先勾引我的,嘿嘿,到时看你如何在公司里立足,看你男朋友是否会完全相信你的话。」对方一副吃定了依晗的表情。

  依晗的心理防线已经完全崩溃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很简单啊,刚才在那房间里我趁你男朋友出去,偷偷和你干了一炮,但是因为时间仓促很不过瘾,现在只不过打算将剩下的事情干完而已!咱们最好抓紧时间了,在厕所里拖的时间越长可是越容易惹人怀疑的哦!咱们最好速战速决,快点把你身上的衣服全给脱光,我可不想把你洁白的裙子给弄脏了。」

  「求你饶了我吧,咱俩素昧平生的,怎么可以干这种事情?我不能对不起我的男朋友,我决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依晗苦苦的哀求着他。

  「你忘了咱俩其实已经发生过关系了,现在只不过是继续进行下去而已,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你再不脱我马上回包厢去,将内裤展示给你那些同事和朋友们欣赏一下如何?」对方完全摸准了女人的弱点和心态。

  依晗咬着下唇纠结了好一会,为了息事宁人,为了不闹得满城风雨,为了不破坏自己在陈总心目中的完美形角,她只好一边低头垂泪,一边慢慢的脱下了身上的裙子和胸罩,一丝不挂的站在了他的面前,双手还羞涩的遮挡着自己的下身。
  对方双眼都瞪直了,忍不到两秒就扑了上去,将依晗推到洗脸台上,迅速地解开皮带将内裤拉低,露出了底下又黑又硬的肉棒,接着分开依晗的双腿,往上一顶就插了进去!「哦,里边好温暖、好紧,到现在小穴还是湿渌渌的,你实在是太淫荡了,依晗!」

  依晗呻吟了一声,声音带着惊恐,「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可是你们包厢里的服务生哦,我一直在偷偷的留意着你,啊……好紧,只是你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吧?你做梦也不会想到会被我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屌丝给操了吧,啊……太他妈的爽了!依晗你的鲍鱼可真是极品啊!」

  依晗满脸都是泪水,她咬着下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她不想在对方面前显示出自己有任何的快感。依晗感觉自己就像在路上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强奸了,但又不能做出任何的反抗,天哪,这场恶梦快一点结束吧!

  对方将依晗翻了个身,让她双手倚在洗面台上,从身后继续侵犯着她,底下插得啪啪声响个不停,那男的一只手伸到前边揉捏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偷偷伸到后裤袋里掏出了手机,他点下了屏幕上视频录制的按键,开始记录俩人做爱的场景。依晗因为低垂着头,秀发散落在脸上,因此并没有留意到对方在她身后搞的小动作。

  那男的一边狠狠的在后边操着她,一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快说!」
  「依、依晗,你轻一点啊,搞得人家好痛……」性吧首发「姓什么?」
  「你、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啊……轻一点啊,我姓沈,沈依晗,啊……你不要进去得太深啊,呀……你顶到人家那里啦!」依晗呻吟着说。

  「你现在是在哪里?哦,你的奶子那么大,奶头却是小小的,真是性感极了!」那男的一边说一边将手机不停的变换着角度,还将镜头凑到小穴那里拍着肉棒插进去的特写。

  「啊,轻一点啊,你弄疼我啦!你那根东西太长了,顶得我难受……啊……我、我是在百乐夜总会……的洗手间里……你、你为什么一定要问这些啊……」依晗不解的回过头来问道。

  那男的赶紧抓着她的头发使劲地往下按,不让她回过头来,一边将手机收了起来,他已经达到了目的。在这种场合做爱让他异常的兴奋,同时也明白承受着巨大的风险,不可以玩太久了,见好就收才是明智之举。

  在对方的狂轰滥炸之下,依晗既难受又感觉到了不少的快感,对,我居然有快感!依晗红着眼圈,牙齿紧咬着自己的手臂,生怕会因为快感而叫出声来。哪怕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她也不希望让对方感觉到自己有丝毫的喜悦。现在干着自己的可是一个陌生人啊,而且是完全违背自己意愿的,这跟强奸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

  没多久就感觉到那家伙的肉棒在自己的阴道之中不断的膨胀着,依晗吓了一跳,知道他就快要射了,她回过头来惊慌失措,「你千万不可以射在里面,今天是我的危险期啊!」

  对方一边更加用力的抽插着,一边狞笑着说,「那么我要一滴不漏的射到你的嘴里,如果不答应我可就要内射咯!」

  依晗没有办法,只好委屈的点了点头。那家伙用力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拍打了几下,用力拔出了湿渌渌的肉棒,依晗转过身来蹲下了身子,无奈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将面前一颤一颤又散发着异味的肉棒给含进了嘴里,一边吮吸一边套弄着,屈辱的泪水滚滚而下。

  那家伙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真他妈舒服,看来你平时经常有练习哦,你男朋友一定爱死你了!」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抓着她的头发拼命地往身边拉,以便肉棒可以进去得更深一些,搞得依晗不停的反胃,呕出了不少的酸水。

  肉棒在依晗的喉咙深处顶了几下之后,大股的精液就喷射而出,将依晗的小嘴都给塞满了,有不少还顺着嘴角溢了出来。因为肉棒顶在喉咙里的关系,依晗觉得呼吸困难,因此不自觉的吞咽了几下,有不少精液还是被吞进了肚子里。
  看着依晗满脸通红又眼泛泪花的样子,那男的这才心满意足的将黏乎乎的肉棒从她嘴里抽了出来。依晗赶紧站了起来,跑到洗面盆前边,「呃」的一声将嘴里的精液都给吐了出来,还不停的干呕着。

  她接着用自来水连续漱了几次口,感觉嘴里还是残留着令人恶心的味道。依晗转过身来对着那男的伸出了白晰修长的手掌,另一只手遮挡在自己的胸前。「快把内裤还给我,之前咱们可是说好了的。」

  那男的眼光在她赤裸的身体上又扫射了一遍,这才从裤袋里慢吞吞地掏出了那条白色的内裤。他并没有直接交给依晗,而是将内裤包在自己黏乎乎的肉棒上擦拭了几下,这才将肮脏的内裤扔到了她的手里。

  依晗泪水流淌了下来,轻咬着下唇,她感觉这比之前被他施暴所受的屈辱更加的让她悲痛万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衣冠禽兽!依晗拿起洗面台上的裙子遮挡着自己的身体,满怀戒备的盯着对方,生怕还要经受再一次的侵犯。那男的狞笑了一声,对她挥了挥手,这才系上皮带慢悠悠地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依晗跑上去把房门反锁上,整个人瘫坐在了厕所地板上,双手抱膝嘤嘤的抽泣起来,自己的身体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男人给玷污了,这让我以后要怎样去对面对哲航啊……再不回去大家一定会起疑心的,依晗掏出纸巾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对着镜子补了补妆,又弄湿纸巾擦拭了下身,穿好衣服、整理好凌乱的秀发,将洗干净的内裤藏到了包包里。她注视着镜中的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地拍了两下自己苍白的面颊,这才鼓起勇气慢慢走回了包厢。

  陈总诧异的看着坐在身边的依晗,「你怎么去了那么久?身体没什么问题吧?来,快吃蛋糕吧,这可是特意为你留的。」性吧首发依晗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肚子有些不舒服,所以待久了一点。」看着盘子里的奶油蛋糕,让她想起了刚才嘴里那些肮脏的精液,不由得一阵的反胃,好不容易才将呕吐的欲望给强压了下来。为了不让陈总起疑心,她只好强迫自己吃了几口,双眼茫然的注视着前方,心头一阵的惆怅和悔恨,自己刚才是不是表现得太过软弱了?如果及时求救也许就不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我究竟是怎么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boxx18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