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偷情到销魂
打开门,有一双黑色的靴子在玄关,我走进房间,筱龄姐坐在我床上,桌上放了一盒热腾腾的便当,筱龄姐她们每天都会帮我准备午餐,今天轮到筱龄姐了,所以他在下课前就先进到我房间,免得被其他人看见,她们会计师做事特别小心谨慎,所以一年多来都没人发现我们的奸情。

筱龄姐家里吃得较轻淡,不过还好我对口味不是很挑食,我们都是两人合吃一个便当,我也习惯减少食量,不然几年前这点东西根本吃不饱。筱龄姐从床上下来,她今天穿的是肤色的丝袜,白嫩的孅足让我胃口大开,不一会儿我们两人就吃完了便当。

吃完饭,是惯例的午睡时间,筱龄姐脱下了衣裤,只穿着大腿袜钻进被窝里,
其实我也没有强迫她们要特别照我的嗜好改变穿着,她们在家里都还是会穿上内衣裤,只是到了学校或是回家前再找时间更衣,所以她们可以专心的把心思体力用在侍奉我的大鸡八上。

我脱下全身的衣服,晃着大鸡八躺进被窝,筱龄姐白皙的娇躯依谓在我身边,
我搂着她微微发抖的身躯,我中午不一定会肏干她们,尤其是在冬天天冷的时候,
我只想静静的给她们依靠和温暖,所以中午我往往是跟她们聊聊天,或是让她们搂着我休息。

可是今天筱龄姐自动把娇躯凑了过来,她用他纤丽的大腿轻轻的摩擦,让我的大鸡八慢慢的硬了起来。她爬上我的身体,轻吻我的胸膛和乳头,她修长的手指滑过我的小腹,左手轻握着我火热的权杖,右手温柔的揉捏我的卵袋,我则是用双手爱抚她细致的美背。

筱龄姐成熟妖艷的娇躯在我身上游移,丰挺的双乳和大大的黑乳头在我身上磨蹭,我放松身体感受筱龄姐的热情。筱龄姐的双手变换不同的速度和力道,让我的大鸡八变的更加粗壮,接着筱龄姐把早已黏糊糊的肉壶贴了上来,浅浅的套弄几下,让我火热的大龟头沾满淫液。

筱龄姐探出头来贼贼的笑着,伸出手往枕头下摸索,拿出一双鲜红丝袜来,「这是我新买的丝袜,才穿过一次而已,就送你吧!」我才想说谢谢,筱龄姐就拿起一只袜子套再我的大鸡八上,连卵袋也一起套着,丝袜的大小刚好,把我的鸡八和卵袋紧紧的包着。

我笑着问「妳在干嘛啊?」筱龄姐眨眨眼「等会你就知道了,如果照我之前的实验,保证可以让我们两个人都很爽喔!」

说完,筱龄姐慢慢的沉下她的蛇腰,泛滥的肉壶慢慢的套在包裹着丝袜的大鸡八上,那感觉实在是蚀骨销魂,敏感的龟头上面的丝袜慢慢的摩擦,对龟头可是大大的刺激,看来筱龄姐之前就已经试过用丝袜手淫了,不然她怎么会知道这么高潮的方法。

筱龄姐咬紧牙关,好不容易把我的大鸡八吞到底,然后慢慢的退出来,可是因为太刺激了,还没走到一半筱龄姐的腰就软了,突然间翘臀就这么掉了下来,「滋…」的一声整支鸡八没入了肉壶里。

筱龄姐被这突如其来的高潮吓的尖叫,我赶紧摀住她的嘴,可是肉壶的快感无处发泄,只好狠狠的咬着我的手臂,我也是被这么一下搞的差点射精。

我们两个好不容一捱过了那一段高潮,张着大嘴喘气,我能感到筱龄姐全身发烫,心脏也噗通噗通的狂跳,其实我也一样,全身冒着大汗。好不容易筱龄姐冷静下来,她趴在我胸膛苦笑「看来……哈……哈……这对……哈……我来讲……哈……哈……太……哈……太刺激了……哈……哈……」我搂着她的蛇腰说「是妳的…年纪大了吗……」

她修长的手指在我胸口一拧,娇斥「乱讲…人家还年轻呢……不然你怎么会想要我……我的………」她红着脸欲言又止,我催促她「妳的什么,快讲嘛,我好想知道喔。」

她把羞红的脸藏进我胸口,甜腻腻的说「讨厌啦……就只会欺负人家……人家最讨厌你了……」我抓着她的翘臀说「那我这么做……妳还会爱我吗?」说完也不等她回答,我微微的开始旋转鸡八,虽然高潮已过,但是我的大鸡八不缩反涨,又比插入前更加充血,又硬又烫的鸡八让筱龄姐难以招架。

筱龄姐瘫软在我身上呻吟,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肉壶的高度快感剥夺了她全身的力气,我继续慢慢的旋转,筱龄姐甜美的气息温暖了我,她红润的唇间吐露春息,芬芳的汗浆如甘泉般涌出,和我充满男性气味的汗水混合,散发出迷人的香味,堪称最高级的香水。慢慢的,虽然是慢慢的肏弄,但是筱龄姐已经高潮4、5次了,我双手抓着紧实的翘臀,手指轮流的抚摸筱龄姐小巧的菊门,我一直无法想象筱龄姐这朵开在山谷间的小雏菊,怎么能够忍受我跨下巨砲的摧残。

随着我温柔的爱抚,筱龄姐又来了一次高潮,紧接着我的大鸡八也到了极限,
筱龄姐溼热的肉壶紧紧的抓着我,我突然奋力挺起腰杆,不过几下,我就喷出了黏浆,筱龄姐也被我这几下肏的大声淫叫,怒涛般的浓浆突破轻薄的丝袜灌注在筱龄姐温热的子宫。

之后,我俩享受着畅快的余韵,在温暖的被窝里相拥而眠。筱龄姐疲惫的趴在我的身上,平日成熟干练的脸庞现在象是个小女孩一样的天真可爱,小小的肩膀随着呼吸缓缓的升降,我温柔的拥抱我怀中的小天使,深怕有人伤害了她。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