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太见习骑士的后宫学园生活】(04)【作者:kkmanlg】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话第二处女的魔女

  「击退魔女?」

  淫魔诺拉加入后──过了一周,学生们前往位在学园遥远东北边的《古兰山脉》,进行怪物的讨伐训练。

  白天下雨,一行人去躲雨,在小村落的旅馆大厅休息,老村长过来说了。
  「是的。年轻的骑士。」

  老人说了,一行人互看彼此。偷偷商谈。

  「我们是见习骑士吧。」

  「从村民的眼光来看,打扮像骑士的人就是骑士吧。」

  「只有西姆的打扮像骑士,不过只要有一个人像是骑士,其他人就会被当成一样了。」 「在提醒对方之前,先听听村长怎么说吧。如果我们就能解决,也没必要联络正牌的骑士啊。」

  「对。」

  西姆说了,所有人点头,他要老人继续说。

  「不久之前,这一带还很和平,却出现了凶恶的怪物……不时有人看见天空裂开的怪异现象,还有人入山后就没回来了。」

  「那是魔女做的?」

  队长西姆说了,村长害怕压低声音。

  「是的……听好几个村民说,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间老屋子,住着耳朵尖尖、年龄约三十岁的女人……魔女住在那里,她能把活人变成石头,让天空裂开出现眼睛。」

  「原来如此。原因说是魔女也很充分了……这些话有告诉附近城市的警备队,还有国王……目前人在国外……有跟王妃殿下陈情过吗?」

  「我们当然有拜託过……王妃殿下说要帮忙解决,但魔女现在依旧继续做坏事……在骑士大人面前说这种话,有些大不敬……但这里只是个小村子,官员们应该把其他地方优先看待了……」

  老人断断续续说着。老实说,就算是个没有价值的小村落,放着不管也太奇怪了。所以,看到有像是骑士的人出现,村长才会过来拜託吧。

  「这些话、最好当作没听到喔。」

  出现一个高高在上的声音。

  这个国家的王女,有姬骑士称号的梅莉娜?比亚拉?哈席斯。她跟同队的女队员们,一样也被雨淋湿了。应该也是进来躲雨吧。

  「既然母亲说要出手了,之后交给母亲就好。我们并非真正的骑士,不要随便出头。更何况你们弱得可以。」

  手叉在胸前高傲说了。

  「还是一样可恨的女人。」

  「空长了一张美丽脸蛋的王女殿下。」

  「你们是在侮辱我吗?真有胆量。」

  华鲁卡跟多多已经尽量压低声音了,却还是被公主听到,瞪了两人。

  「才没有侮辱呢。大家都是很亲切的人。」诺拉打岔,姬骑士瞇起眼睛。
  「你是新生……咕,还是一样……不管看几次,等级都是64……很难相信,到底出了什么错误?等级将近我的两倍……一定是计算等级的魔法道具出错了……你这个伪娘,竟敢大放厥词啊。」

  姬骑士低头恨恨说完后,抬起头。

  「总之,就算有了没必要的自信,也别出手。见习骑士也是骑士。骑士就跟完成上头交代的任务。现在我们的工作,是讨伐这一带的怪物。都是比之前森林强上许多的怪物,一个不注意就会死了。」

  姬骑士警告后,带着同伴往里面走了。

  「说我们虽然不是正规骑士,见习骑士也是骑士啊。」

  「那个S王女,应该把等级比她高的诺拉看成对手了。诺拉的宝石就算分成两半,也是很有价值,让我们被选上最优秀班,肯定伤了她的自尊吧。」

  华鲁卡跟多多这么说,西鲁提议。

  「就跟王女说的一样,最好是别乱出手。可是,村民们现在遇到麻烦。我们应该想些办法。我不想赞同王女说的话,但我们还只是不合格的骑士……但是,如果见死不救,也不配成为骑士了。」

  「嗯……我作为农民出身的人,赞成。」

  「这或许是一个测试我魔法能力的好机会。」

  「不能只有我一个逃避啊。有诺拉作为最终兵器,即使无法逃走,也能避免全灭的最坏情况吧。」

  「好的,我会努力。」

  所有人说了,西姆对村长说。

  「我们虽然还不成熟,不知道能帮上些什么,但我们会全力协助。」

  「谢谢!请各位先躲雨吧。我们也会想办法帮忙的。」

  老人高兴拍拍自己的脸,跟旅馆的人说话。

  (既然王妃大姐姐说要解决了,应该有什么情报吧。)

  先离开正在吃豪华餐点的同伴们身边。

  走到外面,确认没有人后,使用通讯魔法。

  『贵安。』

  「你好,大姐姐。现在有空吗?其实……」

  听到熟悉的美丽声音,我想直接说出来,但听到接下来的话就没办法说了。
  『你特地联络我,但是很抱歉。现在刚好有重要的会议。在哔一声后,先留言交代要说的事情,我之后会再联络。』

  「还能办到这种事啊?在碰上魔女之前,或许可以得到回音。

  把事情交代完后,就结束通讯了。

  看看天空,飘着乌云。

  感觉要开始下大雨了,还得等一段时间吧。

  「这里是魔女的住处。」

  大雨下完后一段时间。

  比公主更早离开村子的罗夫一行人,在天空染成一片血红的黄昏时分,来到老人所说的魔女住处。

  「应该是这里吧。」

  「……地面湿答答的。」

  「幸好没有碰到怪物。最近这一带怪物的等级都上升了,在这种地面迎战很难打吧?」

  「不过这间屋子破破烂烂的,感觉随时都会倒塌啊。」

  「为了不被魔女跟怪物偷袭,所有人保持警戒状态,进入里面。如果有发现什么异状,立刻说出来。」

  所有人绷紧神经。

  西姆开门,门把响起金属生鏽的声音。

  前卫是多多,其他人跟在后面进去。

  「感觉起了鸡皮疙瘩……」

  「嗯?诺拉不舒服吗?」

  「不会……与其说是不舒服,应该说是这里的气氛。」

  罗夫跟诺拉最后走进去,门就自动关上了。在墙壁以同等距离装上的烛台,通通同时点亮,所有窗户的窗帘都拉上。

  「弱小愚蠢的人类骑士啊,欢迎来到我的伟大研究室。」

  正面──通往楼上的阶梯,一个女人走了下来。

  三十岁左右。

  是个拥有睿智眼神的美女,长到快拖到地上的头发绑成四根辫子,又长又尖的耳朵,一看就不是正常人。

  「她就是魔女啊……是个大美人耶。」

  罗夫死死盯住踩着红色靴子的魔女。

  有如太阳的大量灯火照亮室内,即使隔了快五十公尺,也能清楚看见魔女的样貌。

  深紫色的帽子跟长袍。紫色长裙。雪白手腕戴着紫色手套。

  露出程度很低,可以说是覆盖住整个身体的衣服,但隔着布料浮现出来的曲线,丰满程度不会输给王妃。

  「这次来了很可爱的男孩们啊。还有装成人类的淫魔,很有趣的队伍。」
  「魔女大姐姐竟然看得出来,很厉害啊。」

  诺拉的变身魔法,不只是一般人,就连魔法道具都无法看透。魔女挺起胸部。
  「当然喔。本人亚娜卡达是只要完成研究,就能冠上魔王之名的魔女。那种满脑子只想着性交的低等生物,变身魔法一下子就能看穿了。」

  「诺……诺拉的等级对她来说,也很低吗?」

  华鲁卡连忙咏唱风系咒文。

  「魔女亚娜卡达大姐姐,研究是指什么?」

  华鲁卡打算做些什么,罗夫为了争取时间跟获得情报,对魔女说话。

  「就是控制时空扭曲,创造出联系这个世界跟魔物世界的大门喔,小男孩。」
  「这样啊。这附近的村民们说过,这一带的天空很常出现裂痕。原因就是魔女大姐姐的实验对吧?让怪物变强,也是为了成为魔王的实验?」

  「让时空歪斜很简单,怪物等级变强也是实验的影响。我没有直接干涉喔。进行打开时空之门的实验时,会出现《瘴气》一类的副产物,被瘴气侵蚀的空间变得不安定,怪物只是因为吃了遭到汙染的食物,变得强大罢了。」

  「遭到汙染的食物,就是果实跟山里的东西吧?人类吃了不会有事吗?这一带的村民们吃了,没有跟怪物一样变强啊。」

  「人类不会有那种效果。吃了遭到汙染的食物,效果会在体内累积,身体从内部慢慢腐烂而已喔。从哪个部位、哪个器官开始腐烂,则是因人而异呢。」
  魔女像是教师一样,平静说明。

  「这个魔女……不得了啊。」

  西姆惊讶。既然能做出联系世界跟异世界的大门,代表她就是混乱的罪魁祸首了。魔物跟人类出现战斗,和平因此破灭。

  不只是研究能否完成,接下来也有问题。时空容易出现歪斜,怪物不停强化的话,和平就会破灭。想到龙一类的生物可能增加,就让人害怕。

  回头想想,王妃打败龙的时候,说过为什么时空容易出现歪斜?原因就是出在这个魔女吧。

  「只有和平,才能让人懒散生活啊……呐,魔女大姐姐,能否中止这个研究?」
  「不要。」

  魔女拒绝。

  「我可是把一切献给这个谁都未曾达成的研究喔?从人类转生为魔女,也在继续研究……为什么我得要听你的?阻挠研究的人,只有消灭一途。」

  「讲不听啊。」

  多多握起武器,华鲁卡说了。

  「不管看几次都一样……罗夫,立刻看看魔女的等级。」

  被脸色苍白的华鲁卡吓到,罗夫咏唱咒文。

  「啥?LV 1057!?」

  「果然啊……我也一样,西姆,我提议撤退!」

  「啊啊、快逃吧……就算有诺拉帮忙,我们也打不过的!」

  所有人一起跑向大门。

  「打不开!」

  「一定是刚刚把门关上的魔法。用魔法开锁!」

  「华鲁卡、无法解除吗?」

  「等级差太多了!把门撞坏吧!」

  「逃不掉喔。敢来碍事的人,都变成石头了。」

  魔女打响手指。

  此时,烛台下方的阴影出现晃动。

  不是空间摇晃,而是出现几十个人类石像。

  「对了。村民说过,魔女会把活人变成石头!」

  就算是看过龙的罗夫也吓坏了,同伴们一起撞门,罗夫认为自己只会碍事,离远一点,看看排在墙边的石像。

  「也有上级骑士……比我们强上许多的骑士都输了。」

  西姆哀号。

  其他两人,也认命跪下。

  「哈哈哈!终於知道自己的愚蠢了呢。你们也变成石头吧……【石化の云】!」
  魔女咏唱咒文,每个人头上出现一朵乌云。

  瞬间覆盖住所有人的身体。

  「这是什么……赶不走!」

  「不是物理的东西,一定是魔力形成的!只能用魔法驱散!」

  「喔喔喔!从脚开始石化了!」

  同伴们恐惧尖叫。

  「到此为止了啊……就跟那个该死的公主骑士说的一样,不应该逞英雄啊……她才是正确的。」

  所有人吓傻时,罗夫自言自语。

  此时,背部出现软软馆。

  抬头,发现是诺拉抱上来。

  「诺拉,你只要拿出实力,应该可以一个人逃走吧?不要管我们了。」
  比基尼铠甲少女,无力微笑。

  「对不起……我好害怕……本能告诉我无法赢过那个魔女……可是,至少要保护你……只能一命换一命了……」

  诺拉没有打算逃走。反而抱得更用力。

  罗夫说不出话。

  最后,乌云消失了。

  「石化魔法结束了啊……」

  被诺拉守住了。

  从抱着自己的石化诺拉怀抱里挣脱出来,看看其他人,通通都石化了。
  「唉呀,只是一个满脑子都想性交的淫魔,还能守护别人啊……虽然我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还是很不愉快。」

  魔女哼了声,似乎真的很不愉快。

  「不过,没用的,最弱的小男孩。现在就让你跟同伴一样石化。」

  「最弱的这句话,我没有意见……为什么要石化?」

  「当然是留下自己展现力量的证据啊。」

  「嗯……还有一个问题,魔女大姐姐讨厌性交?从刚刚就一直说诺拉……淫魔的坏话。」

  此时,魔女像是听见髒话似的,抱住她自己的身体。

  「性交……性交!那种差劲透顶的行为……好痛、好难受、好可怕……淫魔喜欢这种行为,到底在想些什么!」

  从魔女说话的模样来看,她是真的这么想。

  「也有这种女人啊。」

  干过许多人妻,也见过许多大场面,发现一个事实。

  「魔女亚娜卡达大姐姐,是个处女吧……」

  我说完,魔女脸红大叫。

  「不、不对!而且你明明不认识我,怎么能对未来会是魔王的我说这种话!我不是处女喔!」

  「难道是第二处女?」

  这么说后,魔女皱着眉头。

  「第二处女是什么意思?」

  「就是指初体验很不愉快的女人。等於只有处女膜破掉而已。即使对方没有什么不好,但初体验却是烂透了。」

  「呜……你怎么知道这种事情!?」

  魔女表情紧绷。

  「说中了吧。哈哈,看起来跟处女没两样,算什么研究者?还敢自称研究者?真希望你跟其他研究者道歉啊。」

  罗夫挑衅,但这不是随便说说的。

  (只要我占了上风,就能跟面对诺拉一样,把魔女大姐姐干得死去活来,或者还能让石化的同伴们恢复……现在只能赌了。)

  在心中确认。

  自己有最强的援军王妃,但就算跟她求助,这里可是荒郊野外,没办法立刻赶来。而且,王妃能赢过魔女吗?不能让喜欢的女人冒险吧。

  (只能自己想办法。)

  把决心隐藏在心中,嘲笑魔女。

  「因为不会做爱,就怪罪做爱这档事,你做为一个女人可真是失败啊。所以……才把心思放在其他研究上头,藉此逃避。对了,你失去处女的时候,应该还是人类身分吧?因为讨厌不是处女的自己,才舍弃人类肉体,变成魔物的身体吧。」
  「咕……为什么都说中了……!性交就只是单纯的繁殖行为。连野兽都能办到的低等行无,岂能左右我崇高的生存方式?所以我才说人类很愚蠢!动机姑且不论,但幸好我抛弃人类身分了!」

  「那就来试试看啊。」

  「……试什么?」

  「跟我做爱确认看看啊。」

  「为什么我得跟你做爱?」

  「魔女大姐姐是个研究者吧。把反对者驳到无话可说,不是更痛快吗?如果能证明我说的话只是屁话,我一定会很绝望吧。一定会认为做爱只是儿戏。这时把我崩溃的模样做成石像,大姐姐不只能证明自己的实力,还能证明自己才是真理吧。这样不是很愉快吗?」

  针对魔女的思考方式说了,魔女高傲笑着。

  「确实……就算你只是最弱小的,但如果没有证明哪边才是对的,就将你变成石像,感觉也不太痛快……可是,你最好记住。就算你想趁隙偷袭我,我也能立刻反击。这种时候,我只会将你当成单纯卖弄口舌的笨蛋。」

  「我知道了。来吧。」

  魔女只要看对方不爽,随时都能动手。就算警戒也没意义。罗夫朝着站在大厅中央的魔女走去。

  「然后,小男孩打算做什么?真的想做爱吗?偷看父母生孩子,以为自己就能办到了?」

  「我是有爸爸啦,但我从未见过。生母在我懂事前就病死了。养母则是独身。所以,我没看过父母是怎么生孩子的。」

  「这样啊……然后、我要怎么做?」

  「朝上躺着吧?只要这么做,接下来就通通交给我。」

  魔女乖乖听话,躺在髒髒的红色地毯上。

  魔女很习惯了吧。这么想想,调查魔女的健康状态,魔女的健康状态非常好。罗夫直接骑到魔女的胸口。

  「我用小刀割开胸口的衣服了。」

  魔女没预料到吧,睁大眼睛。

  从腰部拔出小刀,注意不要伤到肌肤,割开胸口的布料。

  哩……

  沿着胸口正中央割开,衣服左右滑落。露出白花花的乳房,魔女很快尖叫。
  「呀……你、你这个色小孩,做什么啊!」

  魔女双手遮住胸部,狠狠瞪着。

  「说过要做爱了吧。做爱哪能穿着衣服?至少也得半裸。」

  看着纤细手腕无法完全遮住的丰胸,这么说。

  「全部露出来就更大了,比诺拉的巨乳更大。连佩佩朵的爆乳都比不上……弹性是诺拉比较好。因为,这对胸部有些松弛了。但这是很性感的吊钟形。」
  魔女因为否定性爱,专注研究,没时间锻炼身体吧。雪白的乳房肌肤很棒,但有些汗垢,气味很重。

  「嗯……身体有点髒,性感程度也完全不足啊。只有鲁蛇才会喜欢这味吧。」
  「你在说什么!?性感?那是男人的主观吧?而且说得像是我比普通女人还要差……」

  「性感这种东西,就是让男人光是看了就起色心啊。女人被干过越多次,就变得越性感……大概啦。」

  咏唱咒文。发动首饰的魔法。只有身体全裸。罗夫站起来。

  「哇哇哇哇哇……那、那是什么?」

  「鸡鸡啊。看了之后,你觉得心痒痒的吧?大姐姐都已经不是处女了,还会有这种反应,真奇怪啊。」

  魔女明明不知道性交,却装得好像自己知道,愚昧否定。

  为了告诉这个女人,什么才是真正的性爱,肉棒勃起抖动。

  「不不不……不要……不要让我看奇怪的东西……!」

  魔女闭紧眼睛摇头。

  「真拿你没办法……不想看的话,就用身体感受吧。」

  坐在魔女的肚子上。

  双手捧起爆乳,肉棒插进乳沟。

  「不不不不不……不要、又硬又烫的东西……在我的胸部里……啊啊、在胸部里面进出、抖个不停……呀啊啊啊~~!」

  看见龟头来到眼前,魔女尖叫。

  「不用怕。这根肉棒插过很多女人。那边的诺拉也被插过。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这是女人的爱人啊。」

  「换句话说,你们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吧……啊啊……怎么回事……胸口有种点火般的热度、像是深入骨髓、铁棍般的东西,在胸部里面推挤……」

  把活人变成石像的冷酷魔女,泪眼汪汪。

  「不讨厌吧?」

  「这、这个……」

  正面看过去时,魔女转头。

  魔女脸红红。

  这跟诺拉抢着被干的表情有点像。

  「肉棒感觉到你的心跳慢慢加速了。原本冰冷的体温,也渐渐上升了。这就是魔女大姐姐开始发情的证据。意识还不好说,但身体喜欢上这根肉棒了。身体骗不了人的。」

  「你说什么傻话?……啊啊……不过,心脏这种舒服的跳动是怎么回事?……就算实验顺利的时候,也没有过这种感觉,内心融化的感觉、啊啊。」

  「试试看我的肉棒吧。刚刚也说了,大姐姐需要什么的话,就由我来满足。封闭在身体里面的性欲,由我来解放。」

  抓住巨乳外侧,往里面用力挤。

  接着,开始摆动腰部。

  「嗯……嗯……就算是下垂的胸部,也是胸部啊。外侧很软,内侧很有弹性。肉棒不只能享受胸部的重量,还感受到弹性的反击。虽然一点都不性感,但依旧很爽。」

  用肉棒摩擦巨乳的每一吋肌肤,奸笑。

  「呜呜……鲜红色的前端,在胸部里面进进出出……有种让人昏沉沉的酸臭味,光是这样,就感觉心跳加速,这种事我从不知道。」

  魔女渐渐盯着龟头看。

  「哈啊……哈啊……我的胸部慢慢发热了……比肉棒更热……啊啊、不只是被肉棒摩擦的地方……连胸部里面都好麻……哈啊……」

  魔女看着龟头的眼神,慢慢放松融化。

  呼气也更加湿润,嘴角流出口水。

  「慢慢记住肉棒触感的动作,很舒服吧?这就是大姐姐封闭起来的性欲……女人的喜悦。尽管爽吧。我会让你变成淫荡的身体。」

  用力抓住乳房。

  十根手指,抓住对肉棒施加压力的乳房。

  用手指抓住乳房肌肤,抓到会留下指纹的程度,然后转来转去,送出快感。
  「哈啊啊……哈啊、哈啊……什么、这种感觉……骗、骗人、只是加上手指爱抚……就这么刺激……更色的快感……嗯嗯!」

  魔女像是被钓上岸的鱼那样,扭动胸部。

  出现阿嘿颜,喜悦喘气。

  「哈哈,亚娜卡达大姐姐的胸部,开始出现淫乱母猪的自觉了。乳头都站起来啰……大姐姐的乳头、出乎意料的大颗啊。跟我的肉棒一样。哈哈,知道魔女大姐姐乳头的秘密了。」

  「啊啊……不要……别看……被小男孩看见这么丢脸的模样…………呜呜、被引出来了、哈啊、哈啊。」

  「对吧。被我的肉棒摩擦,亚娜卡达大姐姐隐藏起来的魅力也跟着展现了。看看自己的胸部,被肉棒插入、爽到乳头都站起来的爆乳。」

  魔女点头、视线看着自己的胸部。

  「哈啊……哈啊……什么……这是、我自己的胸部?一直以为只是碍事的脂肪……哈啊、哈啊、竟然会这么色?光是看着、就感觉胸部里面出现快感……发、发情了……」

  「对吧。光是看就很诱人的爆乳,展现魅力了。我也很爽。大姐姐的吊钟型爆乳,比之前看起来更好吃了。被我的肉棒插入……就变成具有玩弄价值的爆乳了。」

  「哈啊、哈啊……什、什么?在胸部里面的肉棒……比刚刚更烫更硬了、体会到这种感觉,就忘不掉了。」

  「对吧。这根肉棒的存在感,烙印进胸部里面了。别去想那个只是捅破你处女膜的人了……」

  开始流汗的果实,吸住肉棒感觉很爽。享受触感,用力抓住温温的爆乳,肉棒前端流出前列腺液。

  「啊啊、这是什么……透明的汁……哈啊、哈啊、慢慢变白了。」

  「第一次看到吗?这是前列腺液,就是快要射精的讯号。」

  腰部摆动越来越快。

  睾丸收缩,肉棒根部出现射精冲动。

  「直接射在大姐姐的脸上,感受我的精液吧……臭到让大姐姐鼻子扭曲、又黏又稠、跟浓汤没两样的精液……刚刚还不好说,对现在已经变成母猪的亚娜卡达大姐姐来说,一定很喜欢吧。」

  为了颜射,专心摆动腰部。

  停止手指爱抚,用手掌把乳房往内侧推挤,提高乳压,前列腺液喷在魔女的衣襟。肉棒快要射精了。

  「不、不要……不要把精液喷在脸上……精液如果喷到脸上、哈啊、哈啊、这根肉棒的精液、究竟是什么样的精液……而且要喷在脸上……?光是想像精液喷到脸上,心跳竟然就变得这么快……?」

  魔女下巴压低看着胸部,表情跟番茄一样红。

  眉毛下垂,原本抗拒到哭的双眼,被期待的泪水弄湿了。

  「射了、大姐姐、可能会喷到眼睛,先闭眼吧……快点、现在就要把精液喷到你那张漂亮的脸了!」

  「好、好的……这样吗?哈啊、哈啊……要射出来了呢……我的脸要被精液喷了……!」

  尽管被一个小孩子命令,魔女却是乖乖闭上眼睛。接着,像是一只母狗不停喘气,等待颜射瞬间。

  「好爽!亚娜卡达的脸、完全就是一头母狗……太棒了!等待颜射的阿嘿颜……等到颜射的第二处女……第一次的颜射……记住巨根和精液的魔力吧!」
  胯下对着魔女的下乳撞击。

  龟头快要顶到亚娜卡达的鼻尖,这一瞬间,喷出大量精液。

  咻!

  黄色精液喷在魔女脸上。

  接着是第二射、第三射。脸颊、鼻樑、嘴唇、下巴、头发,都沾到精液了。
  「啊啊啊啊~~~哈啊、哈啊、好臭、好黏……哈啊、哈啊……快要烫伤肌肤的热度……这就是精液……明明感觉很噁心……不过……啊啊、为什么、会让我感到心痒痒的?……明明射精了、肉棒却没有萎缩、在胸部里面颤抖的感觉……真的让我忘不掉了……」 魔女眼睛张开,看着刚刚射精的肉棒。

  魔女看着尿道口黏着精液的肉棒,眼神动摇。

  「果然……比起髒髒的胸部、还是诱人的爆乳最棒了……接着,热身运动的第一射结束了,接着就是让小穴觉醒。把你的丑陋回忆覆盖过去。」

  放开半恍惚的魔女,骑到她身上。

  把魔女的裙子掀起来,露出屁股。

  「没穿内裤啊……第二处女竟然这么大胆。」

  「不要……屁股碰到空气……我被看到了……因为一直宅在屋子里面研究,所以觉得不必穿内裤……早知如此,应该把内裤穿上了……」

  「不管怎样,内裤都应该穿啊……不过,幸好你没穿,这样就能看见亚娜卡达大姐姐的小穴,如果穿上内裤的话,内裤就会吸满爱液、不能再穿了。」
  看着魔女有些松弛的大腿根部。

  因为她很讨厌性行为的关系吧。

  胸部跟屁股都很丰满,淫唇则是跟处女没两样。花瓣没有盛开,而是呈现花苞的模样,肛门也没有用过。

  可是,稍微张开的裂缝,往外渗出许多爱液。弄湿左右大腿的内侧,飘出香气。

  「竟然这么湿了?……我跟那个人做的时候,不管怎么爱抚都不会湿,都只能用润滑液……」

  「你似乎只被一个人干过啊。放心吧。做爱到底有多么爽,我会好好教你……亚娜卡达大姐姐,我会真正夺走你的处女。」

  跪着,抓住肉棒根部。

  射过一次也没有萎缩,肉棒前端慢慢埋进裂缝里面。

  咕啾。

  「哈啊啊啊……进、进来了、刚刚蹂躏胸部的肉棒、这次对我身为女人的地方……我自己很久都没碰过的地方……」

  不会输给爆乳的大屁股高高抬起,双手握着地毯,魔女让肉棒插入。

  「因为没人干,抵抗很强啊。与其说很紧,更像是把肉棒往外推。都那么湿了,厌恶性交的意识却还没消失啊……很好,慢慢消失吧。」

  整根插入,让龟头碰撞子宫口后,腰部慢慢退后拔出来,然后又用同样速度插入,重複几次。

  滋啾。

  肉棒进出时,私处流出大量爱液,弄髒魔女的屁股,牵出无数透明细丝。
  「哈啊啊……插进来的扩张感……往里面插的压迫感……拔出去的难受……这种经验……初体验从未感受过、竟然是从一个小孩的肉棒……」

  魔女眼神陶醉。

  「肉襞比较少……简直跟真正的处女没有两样……很值得开发,调教成跟淫魔一样敏感的小穴。」

  「跟淫魔一样?让我变成跟那种低等种族一样?哈啊、哈啊。」

  「别说这种话吧?自尊什么的,遇上肉棒也是不值一提。被大姐姐看不起的淫魔,说我比淫魔更像个淫魔啊。你说想成为魔王,在此之前,先跟我打一炮也没关系吧?」

  「哈啊……哈啊……那、那个……埋头研究时从不曾感受过的快感、心里渐渐涌现追求快感的冲动……为了这种冲动、要我将至今构筑出来的一切通通舍弃吗?……啊啊啊。」

  为了让陷入迷惘的魔女更加堕落,肉棒插到底,龟头顶着子宫口。

  对经验尚浅的小穴玩弄几下,魔女就很有反应了。

  魔女背部发抖,屁股扭来扭去,像是在撒娇。

  「要我停下来?还是要我继续插?说清楚啊。想继续被我插的话,就给你更舒服的快感……让你知道,无论是魔女或淫魔,小穴都一样是用来被干的。」
  慢慢往前压,用体重把龟头往里面顶,问了。

  「哈啊啊……更舒服的快感?啊啊……想要、自尊什么的我不管了……我想堕落在这种快感……拜託……」

  魔女眼神哀求。

  「真的?性交不是很无聊的事?你想跟低等种族的淫魔一样?」

  龟头一直顶着子宫口,引诱魔女堕落。

  「嗯嗯……哈啊、哈啊、我误会了……性交、不是什么无聊的事……啊啊、很抱歉我取笑了那个淫魔、我已经堕落了……我想跟她一样。」

  「那么,包含我的同伴在内,可以把变成石像的人通通恢复吧?可以中止跟异世界有关的研究吧?」

  「那、那个……让石像变回人类是可以……研究……哈啊、哈啊……是耗费我一大半岁月的成果……」

  魔女犹豫。

  「相对的,我会让你知道更舒服的事,看着……」

  开始用力摆动腰部。肉棒顶进去,磨着每一片开始慢慢受到开发的肉襞,顶着很敏感的子宫口。

  「啊啊啊啊啊啊!好、好棒……眼前空白一片、舒服到快晕了……」

  「可以吧?我会让你知道更舒服的事,如果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我会一整天插在里面,但绝对不会让你高潮,一直折磨你。」

  用残酷声音说完,魔女脸色苍白。

  「不要、我、我知道了、我会停止研究、不要折磨我……哈啊、哈啊、让我知道更多以前没有体会过的快感……」

  「很好……乖孩子就要给奖赏。」

  开始用力抽插。

  肉棒撞击,爱液飞溅出来。

  「亚娜卡达的小穴,开发得差不多了……肉襞缠着肉棒……夹得很紧、想要我射精啊……子宫口也吸得很爽。像是在从尿道口吸精液似的……果然,开发过的小穴就是不一样……亚娜卡达也很爽吧?」

  「很、很舒服……哈啊、哈啊……这么大根的肉棒、让我舒服透顶了……」
  「怎样?亚娜卡达还记得以前那个男人吗?还记得肉棒长什么样吗?」
  魔女被人直接称呼名字,也乖乖接受,像是发情母猫一样呻吟,乱甩头发。
  「我想不起那个男人了……肉棒比你的还小根很多,只是顾着满足他自己而已、哈啊……」

  「哈哈,那就做个结束吧……精液通通灌进小穴里面……从之前那个男人的记忆解放出来……重生为新的亚娜卡达。」

  抓住魔女的屁股左右分开。接着用插到底的状态,整个身体压上去。

  「嗯嗯啊啊……肉棒前端亲着子宫口……啊啊啊、抖个不停、射精……要射精了对吗?」

  魔女没有抵抗。轻轻闭气,等待精液弄髒阴道的瞬间。

  「射了……强大的魔女啊……这个变成我肉棒形状的小穴……精液要射进去……烙印我的痕迹吧。」

  肉棒用力插进去,龟头顶开子宫口的瞬间,射出精液。

  咻噜。

  「啊啊啊啊啊~~~!精液射出来了……浸透我小穴的每个部份了~~~!」
  魔女抓着地毯。

  肉棒以插到底的状态射精。从肉棒跟私处结合的空隙,流出浓浓的黄色精液。
  「啊啊、这、这是什么!眼前一直有火花跳动!啊啊、意识飞走了、啊啊啊啊啊!」

  「夹得很紧……子宫把尿道里面的精液都吸出去了……亚娜卡达、这就是高潮,说吧,这是让你更爽的咒文。」

  「是、是的、我高潮了……!被中出到高潮了……啊啊、真的好棒、更舒服了……啊啊、高潮、我高潮了!小穴被中出到高潮了~~!」

  魔女闭起眼睛,全身抖个不停后,脖子歪一边。

  「喔喔、夹得好紧……」

  阴道蠕动要求射精,肉棒不断射出精液。

  「哈啊……哈啊、还在射、阴道感觉精液喷进来……好舒服……射了这么多、比起把人类变成石像的成就感更加充实……这就是性爱……我一直都想错了……」
  魔女满脸鼻水口水,充足叹气。

  「咦?要跟我走?」

  干完魔女之后。

  休息一阵子,魔女恢复之后,变得很安分。不只是按照约定,把石像变回人类,还把研究相关的资料跟物品通通烧光,还把遭受瘴气污染的地方净化完成了。
  「把我当成奴隶或肉便器都好,请让我在你的身边。」

  魔女在地上磕头。

  「跟诺拉那时候一样……不对,更夸张。」

  「你究竟对LV超过1000的魔女做了什么事?」

  同伴们下巴阖不起来。

  原本一样被石化的上级骑士,护卫其他村民离开了。

  「是可以啦……不过,现在我是个学生。诺拉就算了,亚娜卡达要装成伪娘也太勉强了……怎么办?」

  思考时,脑袋响起王妃理事长佩佩朵的声音。

  『罗夫!还活着就回答!』

  「啊,刚好。」

  既然魔女没有伤害同伴,就没必要杀她。这么想着,拉着亚娜卡达走到大厅角落。

  「大姐姐,我有听到。」

  『太好了,你没有事……我听到消息了。你千万不能过去魔女的住处,那个魔女很危险,已经有好几个优秀骑士……』

  「大姐姐,问题解决了。」

  对王妃说明。

  『怎么会……连魔女都屈服了……屈服在巨根……』

  「啥?」

  『没、没有……我知道了。既然你说问题解决,魔女就应该是安全的……我会想办法安置她……可是,其他被石化的人还记得魔女……这该怎么办……?』
  「这件事,不会有问题喔。罗夫的大姐姐。」

  亚娜卡达说得像是能够听见秘密对话。

  『什么?我的声音只有罗夫能够听见……魔女也能听见吗?而且还对我说话。』
  「很抱歉,这种方法比较快……我能够听到您的声音。」

  『什么……魔女的实力到了这种程度?……我知道了。不过,你刚刚说不会有问题,可以问问是什么意思吗?』

  「是的。原本遭到石化的人们,已经被我施加离开这里的瞬间,就会忘记我的魔法。被忘记的话会本末倒置,所以没有对罗夫、以及王妃大姐姐施加这个魔法……」

  『原来如此……一开始就屈服於巨根了……为了享受巨根,就直接下手了吗?』
  「哇,大姐姐说得好露骨。」

  罗夫惊讶,魔女则是对王妃的意思表达肯定。

  「真是明察秋毫。不愧是罗夫的大姐姐。」

  『……我知道了。这样就没问题了。知道你身分的,只有附近村子的人,只要离得远远的,洗心革面生活,就不会有认出你吧……如果有其他人发现,我会负责处理。预防万一,我会散播谣言说魔女已经消失了。』

  「谢谢,王妃大姐姐。」

  「谢了,大姐姐。」

  『接着……话就说到这里吧。我要立刻处理。』

  听不到王妃的声音了。

  「那就离开吧。不久之后,大姐姐应该就会想好亚娜卡达的安排……不过,记得别跟别人提起大姐姐的事情。」

  「我知道了。」

  罗夫握住魔女的手,魔女也微笑回握。

  「啊……啊啊……年轻人们……用闪闪发亮的眼神看我……」

  深夜。

  学园餐厅,响起魔女亚娜卡达的声音。

  「喂,有记得施展驱人魔法吧?」

  「当然。这可是擅长魔法的所有男性,赌上名誉施展的魔法。无论是女生里面最优秀的姬骑士,或者是教官,都会以为这里面没人的。」

  文部启蒙大臣的儿子问了,优秀同伴回答。

  「是啊。这边也有厉害的傢伙帮忙。等於是铜墙铁壁。」

  国土基盘大臣的儿子奸笑。

  餐厅聚集了所有男性新生。他们把几张长桌靠在一起,团团围着。

  长桌上面,躺着身体脖子以下排满炸鸡块的魔女。

  藉由王妃佩佩朵的安排,亚娜卡达成为学校的厨师。

  亚娜卡达原本就是个大美人,被干过之后又变得很性感,还能做出学生们喜欢吃的东西──直接说吧,男生们很快就迷上亚娜卡达了。

  今晚是亚娜卡达跟男生们的交流会。亚娜卡达把自己亲手做的炸鸡块,排在自己身上,当作女体拼盘。

  在男生们当中拥有超人气的诺拉这么提议,当作非公开的活动,当然背后有经过王妃的许可。而且大臣们的儿子都要参加,男生们刻意张开驱人结界,避免发生什么万一。

  「各位,请尽情享受亚娜卡达女士亲手作的炸鸡块,请尽情欣赏炸鸡块底下成熟的美妙肉体!」

  喔喔喔喔喔喔喔!

  司仪诺拉说了,男生们怒吼。抢着拿起叉子吃炸鸡块。

  「刚做好的炸鸡块很美味!因为是美人亚娜卡达女士做出来的,更好吃了!」
  「吃完最棒的炸鸡块后,还能欣赏亚娜卡达女士的裸体,这是天国吧!」
  「身材也太棒了吧!就算穿上不怎么裸露的普通衣服,也无法遮掩的身体曲线……裸体肯定更棒!」

  看着眼冒血丝吃炸鸡块的同学们,罗夫笑了。

  「哈哈,平常是骑士雏鸟,礼仪端正,姿态凛然的大家,欲望完全表现出来了。人类褪下外皮之后,就是这个德行。」

  「淫魔也是喔?我感觉好像被罗夫嘲笑了。」

  「嗯嗯……辛苦你担任司仪,还帮忙把炸鸡块放到亚娜卡达大姐姐的身上了,诺拉。亚娜卡达大姐姐被人用眼睛强奸,看起来很满足啊。这就是女人自信的来源。因为获得满足了,就不会变回邪恶的魔女。以前她的初体验太惨了,才会导致人格扭曲吧。」

  亚娜卡达消去记忆的魔法,对淫魔似乎无效。诺拉还记得亚娜卡达。可是,诺拉没有打算报仇,而且还因为自己先被干过,摆出姐姐的派头。今天这个女体拼盘的活动,就是她为了妹妹努力想出来的。

  「是这样吗?啊,亚娜卡达的炸鸡块都被吃光了……噁,男生们明明吃了一堆炸鸡块,却还流口水盯着亚娜卡达的裸体……亚娜卡达也很兴奋的样子,全身冒汗夹紧大腿。」

  「正确来说,她并不是裸体。以前当魔女的时候,煮饭顾虑到卫生层面,都会戴着魔法手套。比起全裸,用平常的打扮会让人更兴奋吧。」

  慢慢起身。

  「我要过去干了。抱歉,这次先跳过你。」

  「看你干其他女人,虽然很难受也没办法。今晚是为了妹妹举办的活动。我会忍耐。」

  「诺拉是好孩子。下次有机会我会好好干你。」

  「嘿嘿嘿。」

  摸摸诺拉的头后,走向亚娜卡达。

  「喔喔喔喔!亚娜卡达女士、亚娜卡达女士!」

  「诺拉的身材很棒,但亚娜卡达性感的躯体也很讚!」

  吃完炸鸡块后,男生们开始打手枪。

  罗夫分开人群,爬上餐桌。

  途中发动全裸魔法,对身上闪烁油光,兴奋看着自慰人群的亚娜卡达说话。
  「大家都中了魔法。」

  「是的。大家都在侵犯我的幻影。」

  可以办到跟诺拉一样的事。

  即使成为厨师,亚娜卡达的实力依旧存在。

  「炸鸡块吃完后,想被我干……事前听你说过,但这样好吗?这里有一堆肉棒想要插你啊。」

  亚娜卡达摇头。

  「你的巨根比较好……男孩们侵犯我的幻影,射出精液,这可以满足女人的自尊,但也仅此而已……具根只有一根。跟那些短小东西做爱,只是浪费时间跟体力。」

  亚娜卡达张开大腿。

  「插进来……今晚也用巨根让我堕落吧。从相遇的那天开始,就一直等着这一刻。」

  亚娜卡达用双手中指打开淫唇。

  魔女的私处,肉襞很少。但因为被干过的关系,以及身心都堕落了,有着不会输给诺拉的性感味道。

  「哈哈……让讨厌性交的女人堕落,这种成就感让我很爽啊。」

  「啊啊……巨根渐渐勃起了……」

  亚娜卡达被学生们用眼睛强奸变红的脸,现在更红了。

  看着肉棒,亚娜卡达喘气。

  那是以前无法想像的阿嘿颜。根本不像是喜欢把人类变成石像炫耀的魔法。
  「就这样用正常位?还是之前那次的后背位?」

  「用正常位干我!我想被巨根干,让小穴变成淫荡的性器!这是我一直妄想的愿望!」

  「这是能正面看到对方的体位……因为对性爱的厌恶时间太长了。所以,才想亲近我这个解除诅咒的人吧……也好。我会干到你爽为止。」

  身体凑进魔女的大腿中间。想着要被我干,淫唇已经湿答答,跟失禁没两样。
  「插了……这个你最喜欢的巨根,会让你的小穴堕落成肉便器。」

  「啊啊、让我堕落吧……」

  用膝盖爬行缩短距离后,一口气插入。

  「嗯啊啊啊啊啊啊~~……插、插进来了!」

  龟头顶着子宫口,肉棒挤出大量爱液,身体往前压。

  「啊啊!小穴被巨根撑开,好舒服~强烈的脉动让小穴摇晃,快要让里面烫伤的热度,跟铁柱一样的硬度,让每片肉襞都感受到了,好幸福~~」

  亚娜卡达双手抱着罗夫,腰部激烈上下晃动。

  「整张脸都被爆乳塞住了……这是香水?很像是诺拉身上的香味……或许是我多心了……这是用来讨我欢心的吧。厨师必须保持身体清洁,不能喷香水吧……不过,感觉很棒。」

  感受到魔女的心意,肉棒越来越热。侵犯优秀的女人,感觉更充实。

  「啊啊、巨根变得更粗了……好烫好舒服!」

  「亚娜卡达,我要顶进去里面……一起摆动腰部吧,这样会更爽喔?性爱是很深奥的。女人肉体藏着无穷性爱的快感,只要找到可以一起享乐的对象,就能不断追求了。」

  「啊啊……啊啊嗯、哈啊……我、我知道了,你说的没有错、我现在好有感觉!

  腰部退后,让龟头轻轻贴着子宫口后,腰部左右转动。

  「不只是插入,像这样在里面转动也很爽吧?不只是敏感点遭到刺激,还有自己无法触碰到的地方,感受到母猪的快感,让精神陷入被虐状态,爽到脑袋都空白了吧?」

  「喔喔、喔喔喔、好、好棒、这还是第一次……哈啊、哈啊、女人的喜悦……小穴变成肉便器后、才能体会到这种快感、啊啊啊!」

  「哈哈……亚娜卡达、是个超乎想像的淫乱魔女啊……因为,这种玩法还是第一次,你就快高潮……流出这么多爱液了。」こ

  肉棒中段贴着淫唇,用体重压上去顶着子宫口。

  「喔喔、好棒、好棒、意识快融化了……为了成为魔女抛弃这些、感觉好愚蠢……像这样享受肉便器的快感、好棒!」

  「哈哈、看不出来是个想要成为魔王的魔女啊……尽管堕落吧……无论几次都会满足你!」

  抱着亚娜卡达,腰部退后到快要拔出去的程度。

  接着,为了让亚娜卡达高潮、自己也要射精,肉棒用力顶进去。

  「喔喔喔~~魔女的小穴快高潮、高潮了!被巨根开发成肉便器了~~」
  龟头顶着子宫口,让整个子宫摇晃的瞬间,尿道口喷出精液。

  咻!

  「好爽!中出太爽了……尿道被压榨的快感……好爽。你达到高潮,我也要射精了!今晚精液会喷满你的全身上下!」

  「射出来!顶着子宫口转动、喔喔、好棒、射出来……啊啊啊、还、还要!灌进小穴里面、全身都感受到精液,让我记住变成肉便器的快感!啊啊、好舒服、让我研究性爱!」

  亚娜卡达的小穴,每一吋都被精液喷到,用力抱着罗夫,双脚夹住他的屁股,一起摆动腰不。

  「除了做爱的时候以外,用你的聪明脑袋研究性交吧。我会教导你所有我知道的性爱知识。让你知道生为女人的幸福!

  亚娜卡达周围都是只顾着打手枪的学生,小穴被不断射精,达到高潮。爽到流泪、魔女吐出舌头,呻吟声持续到清晨为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