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眼中清纯的你】(06)【作者:黑白人】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

  在我的记忆中,哥的脸总是逆着光,他的发梢被身后的夕阳给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

  「小为,你是个很温柔的人,将来哪个女孩子做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啊,是呀。小为那么体贴,可惜我没那个福气,等小为长大了,我都老了。」慧娴姐坐在哥身边,笑颜如花。

  「小为······」哥紧紧握住我的手,血沿着他的手臂留下来,滴落在我的手上。

  「你长大了,替我照料下慧娴吧,她啊,笨手笨脚的,一个人的话,什么都做不好。」

  「哥哥!」

  巷子中,陈超正朝我走来,可是我的脑中却突然间闯进了从前的记忆。这一刻,我多么地希望能见到慧娴姐,更希望能见到哥哥。

  回头吧,心里有个声音在对我讲。一个刘嘉瑶,没有必要为她做到如此地步。
  我有些动摇。

  陈超似乎没注意我,一直在低头玩手机。白色的iphone6s,我知道,那就是他威胁刘嘉瑶的工具。可是一直到他跟我擦肩而过,我也没有行动。我们两个,谁也没有理谁。

  「啊······」刘嘉瑶吻我时候的那张脸,突然闪过我的眼前。她的眼神,充满热切之余,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我突然间感到,那时哥哥的眼神,也是这样。

  虽然哥哥总是笑,像阳光一样照亮身边的人,可是躲在他的影子中的我,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阴影。

  刘嘉瑶的身影飞速地旋转着,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她的身下,是波涛汹涌的大海,黝黑黝黑,冰冷的深渊,在黑暗深处,却又燃烧这熊熊欲火,时刻准备把她吞噬。

  「陈超,等下。」我伸出手,按住他的肩。

  刘嘉瑶住的别墅区虽然处于繁华地段,但是园区很大,房子很稀疏,所以十分地安静。院门前的石牌上,写的还是她妈妈的姓。丁强还不能算是这里的主人吧。

  可屋子内,他已经成了这一切的主人,包括这家里现在唯一的女人,刘嘉瑶。
  「瑶奴,过来,给你水果吃。」丁强手里正在削着一个苹果,他切下一块,丢在地板上。地摊上蜷缩着一个赤裸的年轻女子,正是我们的校花刘嘉瑶,她还是很害羞,虽然和继父发生了有悖伦理的关系,但是还是不能适应在大白天,光着身子趴在地上。

  「爸爸······,这个游戏你就那么喜欢吗?」她脸色潮红,娇羞可人。
  「瑶瑶不愿意配合爸爸吗?妈妈可是很喜欢这个游戏的。」丁强两腿岔开,露出黑乎乎的毛丛中一根巨大的肉棒,此时正软趴趴的。

  这父女俩竟然在家玩这么羞耻的游戏,亏得刘嘉瑶平时那么聪明骄傲,怎么在丁强面前就像傻了一般。难道真的是女人一恋爱就变傻了?她真的爱上丁强了吗?

  「妈妈······」刘嘉瑶听到丁强这么说,沉思了一会儿,转而想通了似的,抬起头,趴在地上,把翘臀掘起来,朝苹果爬去。

  「既然妈妈能做到,嘉瑶也行。」

  「今天的维生素片还没吃呢,先过来。」丁强从茶几的瓶子中,到出几颗胶囊,放在手心。

  刘嘉瑶先爬过去,叼起苹果,像小狗一样,爬到丁强脚边,放下苹果。接着她伸出小舌头,像小狗那样舔舐着丁强掌心的胶囊,然后仰起头,咽喉咕嘟一声,吞了下去。丁强体贴地递上一杯水喂她喝,两人似乎像是情侣在玩情趣的游戏。
  「去,头转过去。」丁强把苹果踢得远一点,让刘嘉瑶转过身用嘴去叼。这样,她的屁股就正对着丁强。

  由于紧张和羞涩,娇嫩的菊花正一缩一缩的。一对粉扑扑的花瓣,已经开始渗出蜜汁。丁强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他伸出手,抚摸着稀疏柔软的阴毛,时不时把手指往小穴里捅捅。

  「嗯……,不要啦。」

  丁强用手指上沾的爱液,抹上刘嘉瑶的阴毛,给她弄得湿乎乎地。

  「让爸爸来把你这里修理干净吧。」他突然把水果刀贴上去,竟然把刘嘉瑶的阴毛给刮了。

  「啊·······别,不要这样。爸爸,这样我以后去学校怎么见人呐?」刘嘉瑶抗议道。

  「啊,你这里还要见人啊,是哪个小帅哥?」丁强丝毫没有停顿,手里不停地动作着,很快刘嘉瑶稀疏的阴毛就被刮干净了,下体光溜溜地更诱人。

  「呜呜……(_ )……,你欺负人。」刘嘉瑶竟然真的哭起来了,「我还要上游泳课呢,这样去换衣服,会被别的女生发现的,羞死了。」

  她似乎真的很伤心,坐起来,捂着脸抽泣。丁强把她搂在怀里,安慰着说:「好瑶瑶,不哭了,是爸爸不好,我向你道歉。」

  刘嘉瑶放下手掌,一对大眼睛满是泪水,「爸爸,我是不是很下贱,我竟然这么不要脸,连妈妈的男人都抢。」

  丁强知道这时候,必须要安抚好小女生的内心,让她减轻罪恶感。

  「不是的,都怪我们遇见的时候不对,我是真心爱你的,宝贝。」他亲吻着刘嘉瑶的泪水。心里却在盘算着药效快要到发作的时间了,这段时间,除了催乳剂的维生素片,他还给刘嘉瑶增加了另外一种药,就是刚刚的胶囊。

  「这种事儿,是大人们都会做的,每一对情侣或者夫妻都会这样,不必觉得害羞。我都是为了让你快乐啊,难道你不感到快乐吗?」

  「我······,我是感到快乐,虽然心里感到很羞愧,可是身体却很渴望······」刘嘉瑶眼神迷离起来,仰起头索吻。

  丁强暗暗得意,知道这种新药起作用了,只要坚持服用一段时间,刘嘉瑶的身体会越来越敏感,需求也会成倍地增长,可是她却到不了高潮,只有服用这个药之后,才能到达高潮,那时候,她的一生就再也无法摆脱药物的控制了。
  丁强压在刘嘉瑶身上,尽情地享受着年轻的肉体,直到把热烈的精华再一次注入到刘嘉瑶的子宫里才心满意足地起身,此时的刘嘉瑶还处在剧烈的高潮之中,身体瘫软在地上,不住地颤抖。

  「我先去洗洗,一会儿,爸爸要去工作了。你在家休息吧。」

  刘嘉瑶躺了很久,才慢慢做起来,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自己的房间。两腿之间慢慢流出的精液都沿着大腿落到床单上,她也不顾,掀起被子,把自己蒙了进去。

  「你干什么?」陈超警惕地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只是慢慢走到他前面,隐隐挡住去路。

  「做个交易,行不行?」我平淡地说,心里出奇的平静,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竟然没有一丝紧张。

  陈超似乎没明白。

  我指了指他的手机,说:「把所有刘嘉瑶的照片和视频删掉。」

  「你妈了个······」他正要开口大骂,后脑早已被大浩用木棒敲了一下,顿时晕了过去。

  「你怎么这么急,没把他搞死了吧。」我被他吓了一跳,原本是想先交涉的。
  「得了吧,你看他是能谈拢的主吗吗?」大浩说。

  想想也是,跟这个人多费唇舌无用,我立刻用他的手指解锁手机,首先删除了手机内存的刘嘉瑶的裸照和做爱视频,有些事后期两人之间录的。

  「我操,这么开放,刘嘉瑶也太骚了。」大浩啧啧称赞,「要不给我留几个吧。」

  「行,让我给你一棍子。」我恨恨地说,同时又删除了陈超icloud的照片。

  「你真的看上那个绿茶了啊,至于为她这么拼吗?」

  「你能不能闭嘴!」

  我删除了陈超所有的录像,为了保险,把他的苹果账号的指纹密码也删掉,密码换掉,连账号邮箱也换成我临时注册的,让他找也找不到。

  完事了,我丢下一个信封。

  「你干嘛?」大浩问我,想拿回来。

  「别动,这样就不算是抢劫了。」我拿走了陈超的手机,给他丢下7000块,足够买个新的。

  「我这是强买。」

  「靠,你有钱哈,我问你接你都不给。」大浩叫嚷着。

  「喂,是我,进展顺利,她都要迷上我了,药也按时喂,很快就能带去俱乐部了。」

  「嗯,好的,我知道,会小心的,您放心,调教女儿比妈妈容易多了。」
  丁强洗完澡,抽着烟,在阳台接电话。刘嘉瑶还在屋子里,似乎是因为自己刚才放荡的性爱表现感到羞耻,正蒙在被子里。

  「嘉瑶,我走了!」丁强推开门,对着床上说,「别蒙着了,看你刚刚叫得多欢,晚上做好饭等我,不许穿衣服哦。」

  刘嘉瑶哼了几声表示抗议,最后,还是伸出头,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爸爸,你每次都弄在里面,我······会不会怀孕啊?」

  「你怕吗?」丁强不怀好意地问,「如果怀上了,就休学为我生个宝宝好不好?」

  刘嘉瑶勉强地笑了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竟然不同意,看来你还不够爱我,等我晚上回来教育你,亲一个!」他做了一个飞吻。

  刘嘉瑶回了他一个,目送着他离开,直到听见奥迪的引擎发动了,开走了,她的笑容才渐渐消失。原本红润的脸颊,瞬间变得冷若冰霜。

  掀开被子,床上有一部特殊的手机,连着耳机。刘嘉瑶按了一下播放,刚才的还有之前的,丁强所有的通话都录了下来,这是一部套了号码的监听手机。
  虽然很贵,但是刘嘉瑶总有她的法子,她从那时发现,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有时候是很方便的。

  那个阴暗的小店,猥琐的中年大叔拿出设备,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热裤,背心的女生,递给她一套手机。

  「小姑娘,这种事是违法的,并且设备也都是进口的,很贵的,你知道的。」
  刘嘉瑶试了试手机,毫不退缩地迎上店主色眯眯的目光,「只要设备好用,我的身体,随你使用。」

  店主嘿嘿笑着,一把搂着她的脖子,身上的狐臭味呛得刘嘉瑶直皱眉头,可是她强忍住要逃跑的想法,跟他走进内室。

  门咣当一声关上,传出店主淫邪的笑声。

  「说好的,每月两次,只要你租用设备,就要按时交租,不然我就远程停机。」
  「一言为定,来吧。」

  「我自己脱,别撕。」

  小屋里很快传出了男女的喘息和呻吟声。

  刘嘉瑶把音频文件存到硬盘里,藏好硬盘,这才发现床单上都是自己下体流出的东西,皱了皱眉,掀起了床单,却掉下来一个小袋子。

  里面是好多胶囊。

  「哎呀,差点忘了,还好他不来我床上做,不然就麻烦了。」刘嘉瑶嘟囔着,把胶囊统统倒进马桶。那些药,早被替换掉了,丁强还以为刘嘉瑶已经沉沦欲海,哪里知道她只是在演戏。

  一切收拾妥当,刘嘉瑶正想冲洗一下,胸口却传来一阵刺痛。

  「呜呜,好痛······」

  胸前一对乳头,不听话地竖了起来,乳房开始胀痛。

  「又到时候了吗?」刘嘉瑶皱着眉。

  虽然第二种性药被她换掉了,但是催乳剂她却不敢换,因为要溢奶的话,靠演技是不行的。

  「嗯·······」

  刘嘉瑶坐在卫生间里,涨奶带来一种说不清的痛苦和欢愉,让她开始用力地揉着自己的胸,同时又发泄似的抠弄着小穴。

  下手越来越很,一对美乳都被抓红了,下体也越来越空虚,当她从巨大的落地镜子里看到自己光溜溜的下体,心里一恼,竟然抓起一把刷子,就那么插进自己体内。

  「啊······,呜呜呜······,你这个贱人,你这个·····呜呜·······」

  当她终于激动地抖了起来,乳房挤出洁白的乳汁,下体抽搐地潮吹出来,整个人才靠在玻璃门上停了下来。

  泪水沿着疲惫的俏脸留下来,那张精致的面容,呈现出超越年龄的疲惫。
  「妈妈,你在哪了?」她喃喃地说。

  新学期开始了,校园里多了许多新面孔,是一年级的弟弟妹妹们,大浩叫着去泡嫩妹去了,而我眼里只有她一个。

  听说陈超踢球受伤了,请了一个月大的病假。我拿着他的手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给刘嘉瑶。

  「孙杰为,刘嘉瑶,晚上不用上自习了,到我办公室来。」王老师又找我们训话了。

  我却得到一个机会。

  等到王老师语重心长地讲完,晚自习要下课了,一会儿学生就要回家了。
  「等下,刘嘉瑶。」我在走廊里叫住她。

  「一会儿能晚些回家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刘嘉瑶有些惊讶,她迟疑了一下,「不能现在说嘛?」

  她的眼睛看着我,像最开始,在书店遇上时候一样。

  「这个······,这个······,我想只有我们两个。」突然间,我的脸红了,心也开始乱跳,平时的镇定全都不见了。

  「呵呵,好呀,放学之后,大门外的小树林等你。」刘嘉瑶带有些须含义地朝我眨眨眼。转身走了。

  我对着她的方向,用力地吸了一下,啊,真香。

  下课铃声一响,我就飞快地跑出去,借着夜色掩护,翻墙到树林里。刘嘉瑶和我是一间教室,我走的时候看了她一下,四目相对,她显然比我镇定,不过我心里却有一种甜甜的感觉,因为我们有了共同的秘密。

  谁知道等了快半小时,她也没来。

  难道她以为······,还是她忘了?

  正胡思乱想,一声娇呼,一双手蒙住我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嘉瑶。」我脱口而出。

  回过头来,她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马尾散开,微微带着波浪的长发在夜风中轻轻飘动。

  「谁允许你这么叫我?」她装作生气似的鼓起嘴。转而自己又笑了出来,露出编贝般的牙齿。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去换衣服了,所以来晚了,不好意思啊。」

  「你想找我说什么?不许有什么企图啊,陈倩可是在路口等我呢。」

  真是的,对我还这么防备,是因为被吓怕了吗?

  「关于上次那件事,我想了想,觉得还是要好好跟你说一下。」我装作镇定,刘嘉瑶今晚太美了,我有些乱了阵脚。

  「哪件事?」

  「你忘了?买奶茶的那次。」

  「哦,你跟我告白那次啊,我拒绝了啊。」她说得那么平淡,气死我了。
  「喂,你不要这么轻易地说出来,我可是第一次朝女生表白的。」我抗议道。
  「可我总是被人告白,见怪不怪了,抱歉啊。」刘嘉瑶似乎很得意。我从她的表情里捕捉到了一丝戏谑,这个丫头,在耍我。

  「真没气氛,给你这个。」我递给她一个盒子。

  「什么东西。」

  「你打开看看。」我别过头去。

  「哇,好漂亮。」她拿起那根项链,女生见了漂亮的首饰,是没有免疫力的。
  我看着她,有些想去摸她的头,却又忍住了。

  「我想上次说德太草率了,不过我的心意是真的,做我的女朋友吧。」我鼓起勇气说。

  刘嘉瑶抬起头,摇了摇项链,「用这个想收买我的心?」

  「没效果吗?」

  「有那么一点点,不过就这么从了你,有点不甘心。」

  我深吸了一口气,伸进口袋。

  「哦,还有呀,是什么?难道是求婚戒指?」

  我拿出了陈超的手机,她一定很熟悉,一眼就能认出来。因为她的脸色瞬间就变白了。

  「什么意思,这个手机?」她的胸口起伏着,有些惊慌地看着我。

  「我也知道一点,我可能没办法保护你周期,不过无论什么样的麻烦,我都会用我的办法,帮你解决的。」我看着她说。

  刘嘉瑶怔住了,她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儿,巍颤颤地伸出手,接过手机,用力地砸在地上,又捡起石头砸了个稀烂。

  「里面的东西我抱着这世上不会有人看到了。对不起。」

  她蹲下去,哭了一会儿,又抬头对我说:「为什么要对不起?」

  「因为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欺负了。」我的心里很难受。

  她看了看我,起身走到我的面前,双手捧住我的脸,慢慢吻上我的嘴唇。
  冰冷的嘴唇,带着颤抖,可是我却愿意把这当成是我的初吻。这才是刘嘉瑶真正的样子。

  半响,她放开我,她的泪水流到我的嘴里,很苦,很涩。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她幽幽地说,「谢谢你喜欢我,可是,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

  我再一次被拒绝了。我不知道原因。难道陈国汉也在威胁她,我要想办法,不过最近她已经不去教务处了。

  从那天起,她似乎变了一点,开朗了许多。

  平时在班级里,经常跟其他女生一起,开我的玩笑。只是偶尔在走廊单独遇见,我们略为尴尬。

  虽然没能得到她的回应,不过生活似乎又一次回到了最初的时候,我们一起上课,一起讨论习题,小说。似乎她身上发生的事都已经过去了。

  有时候,我还能感觉到她在看着我,不过当我看她的时候,目光便已经移走了。

  就这么继续下去吧。我不讨厌这种气氛。

  直到那一天,我的电话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孙杰为吗?」

  「是我。」

  电话那头阴阴地笑了几声,「给你发个照片。」

  很快,短信来了,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照片里是刘嘉瑶,校服凌乱不堪,被绑在椅子上。

  电话又响了。

  「你······」我急道。

  「别急,是我,你听出来了没?」

  「陈超!」

  「别着急哈,给你发照片没啥意思,我就是找我前女友叙叙旧,你要是想来观摩,就按照短信的地址过来。」

  「别报警哈,跟你说了,我可是有黑道背景的,要是一不小心,给这骚货打一针,她的人生可就完了啊。你知道我是冲你来的,对吧,哈哈哈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